闲云

野鹤飞走了

【胜出】为什么A班宿舍打扫不干净

又一块小甜饼(不知道怎么插入图片所以弄不进表情包我大概是个废人( i _ i )


乱七八糟的碎碎念
其实我觉得这篇应该是属于胜出胜………幼驯染怎么都好磕,然后这篇主要是我对他们的一个脑补:为什么一对幼驯染感情后来会变差这样的(一开始也不怎么好),添加了一些我自己的亲身经历XD
顺便说一下我对这对cp的理解:胜出在我的印象里绝对不是霸道总裁小娇妻(我个人很不喜欢这种设定)。胜出之所以是胜出而不是出胜,绝不是因为咔酱的霸道,而是因为绿谷的妥协,是因爱而妥协,这是一个主动的过程而非被动的。而且我觉得绿谷应该不太想挫小胜的锐气,他说过小胜是他心里“胜利的象征”,我觉得,对于胜利的象征,就绿谷而言是不愿意将其压在身下的。
嘛不过个人有个人的理解w




前情提要:接 话咔酱和绿谷被关禁闭打扫宿舍,打扫完一楼后绿谷上楼拿东西,咔酱在一楼沙发上坐着





爆豪胜己的手机收到了一条信息,来自绿谷。

——小胜我想问你几个问题可以吗?

搞什么啊这家伙,爆豪抬起头看向楼上,就他们两个人被关禁闭,发什么信息,是又在打什么鬼算盘吗?

“喂!”爆豪从沙发上直起身,喊道,“要问当面问!!”同时站起来打算上楼。

绿谷从楼梯口探出脑袋,挡住他的脚步:“别别别小胜!我只是想问几个问题而已!如果面对面我怕我们俩又打起来………那样就没有结果了!而且我们不能再关禁闭了。”

这个理由说服了爆豪,他抛下一句“你待在那”,坐回了沙发上。

——小胜我能保证自己在全程问问题的时候不生气不尴尬不烦躁,我希望你也能保证……还有,你也可以问我问题

爆豪盯着手机看了一会儿,又瞥向绿谷,对上一副圆圆的绿眼睛。

——好

——第一个问题:小胜在个性觉醒之前是如何看待我的呢?

啧,这么久远的事情谁记得啊,爆豪沉思了一下,打出一句话。

——感觉你很弱

——诶,只有很弱吗

除了弱还有什么啊?在考上雄英之前都是弱鸡小角色好吗?

——我记得我当时有种奇怪的想法,因为你很弱而且没什么朋友,所以一定要照顾你

——所以小胜那个时候才会带我一起玩啊(而且是我们两个一起),还会帮我抓锹形虫……之后就没有了呢

——你这家伙,到底想干什么啊

——我说过了只是问几个问题而已……

——无聊

——小胜不想问我对你的看法吗

——不想

——好吧第二个,个性觉醒之后是怎么看待我的呢?

——这不是一样的问题吗

——时间不同了小胜……

“废久我当然知道!”

这一声吓得绿谷双手举起摆出投降的姿势:“小,小胜你继续。”

——还是感觉你很弱,但也对你有点不爽

——不爽?

——因为你虽然总是跟在我身后,也说我很厉害,但我知道你不是这样想的

——我确实觉得你很厉害啊

——放屁你的眼睛分明不是这样说的!真是的忽然觉得我很厉害就臣服啊,但是你的眼睛就在表达“终有一天我要成为欧鲁迈特那样伟大的英雄,什么爆豪胜己都会被我踩在脚下”这样的

——我发誓后面那句我绝对没有想过,我只想过要超过你……

——不是一样吗?!

——原来这是你后来态度变恶劣的源泉吗……

——算是吧

——算是?

——还有就是你不自量力地帮助别人啊,就是因为这样才会受人欺负,搞得我还要帮你收拾烂摊子

——你帮我?

——你以为小学为什么很少人欺负你啊?!你那个性格很容易让人不爽的啊!

——除了你以后好像确实没了……

——臭老太婆倒是一直让我照顾你来着,我也很想照顾你啊,但你一直跟个牛皮糖一样甩也甩不掉,还老是用那种眼神,真的很想打你啊

——你已经打了小胜……

——闭嘴

——其实我感觉我们小学的时候还好啦……小胜你还是会跟我玩,而且小学的时候经常你家留宿

——还有什么

——你为什么小时候老露出反派的笑容还欺负别人………明明立志当英雄的说

爆豪觉得脸上有点烧,这些陈年旧事提起来无异于当众处刑,这么做的理由显而易见又羞耻至极。

——因为觉得我很厉害你们比不上我要树立威信

——这样啊,那…

——下一个!!!

——为什么到了初中突然一下又疏远又冷淡了?

——小学不也是吗

——不是,之前就欺负我一下,但是初中……初一过后小胜就变得很冷淡了,如果不是我后面报考了雄英小胜可能都不会跟我说超过二十句话

——你还数啊,好恶心

——……………

——是这样的,因为之前有同一个小学的人惊讶地跟我说:“你还跟那个废物绿谷一起玩啊。”

——………因为这个吗……

爆豪胜己扭过头,绿谷缩成一团坐在楼梯口,卷发耷拉下来,脸埋进阴影里看不清表情,像一个小小的蔫掉的绿藻球。

——当然不是,我当时还狠狠地修理了他一顿来着,因为说你是废物就相当于说我没长眼睛……然后初一的时候我就一直希望你能做出点不像废物的举动,结果没有
—我他妈的很失望啊绿谷你这不就是当众打我脸吗,当时我因为这件事情还被警告了你知不知道!!你就是在打我脸!!

——因为这个啊……没有如小胜意真对不起,不过那件事让我很惊讶……

——你当然会惊讶,你他妈除了做你那个废物笔记还关注什么别的吗?

——学习

——fuck yourself

——……我错了………最后一个,六年级暑假有天中午我在你家睡午觉

——哦

爆豪对绿谷接下来的话隐隐有不详的预感,他背后发凉,但却找不到时机阻止。

——我们在一张床上,各玩各的,你在看杂志我在玩你家欧鲁迈特玩偶

——你那么无聊啊

——后来我困到不行,就先睡,一张床很挤我勉强躺下,你还在床那个角看杂志

——………………………………………………………
—我有种不好的预感

——😊才没有呢

——那你微笑个屁啊!!

——我继续……睡着睡着,你跑过来亲我。我想告诉你
—我那个时候装睡的。

——他妈的结束吧!

爆豪的信息同时跳出。

——……………………日

——小胜你还伸了舌头,我的初吻没了我有点在意

——日
—他妈的给我睡过去啊绿谷!!

——为什么

——有什么为什么!!他妈的为什么老子又欺负你又在背后警告欺负你的人啊!
—日!


爆豪捏着手机,又狠狠地打了个“日”,他第一次没敢看绿谷。他的耳朵发热,心跳的很快,仿佛身体里有一次又一次的小型爆炸,他羞耻又愤怒,气自己当时太过冲动,也气绿谷瞒了他那么久。

——所以,你是直的吗

——不是

——是双?

爆豪沉默了一会儿。

——不算
—你他妈到底想说什么

——那pansexuality?

——是

——小胜,作为交换
—我是双😊😊😊
—好了小胜我去打扫二楼啦!

绿谷飞快地发完这句,打算趁爆豪没反应过来时偷偷溜走,一个小型爆炸在他面前轰然作响。

“小,小胜………!!!”

爆豪缓缓起身,左右手上不断产生噼里啪啦的爆炸,阴影下的表情狰狞无比。

“DE——KU——!!”

啊,玩脱了,绿谷对着爆豪,露出了一个生无可恋的微笑。



【end】

之后当然是打♂了一架



一个小科普:
pansexuality是指泛性恋。泛性恋是指对任何性别皆能产生爱情和性欲的人,他/她们通常认为,在恋爱方面性别是微不足道或无关的。双性恋是指对男女两性皆能产生爱情和性欲的人,泛性恋对所有性别的人皆能产生爱情和性欲。



真话

试图暗示

A/D.:

(试图暗示得不太露骨


太宰治:



嗯……




清兮:







emmmm→_→








理久:















沒錯⋯!(試圖暗示
















慈叶:































一百个小红心都不一定能拿来催更,一百个小蓝手都没法治愈懒癌。只要一个文手手机上安装着一个lof或者腾讯,她就可以懒半个月
十条评论就厉害了,能让一个文手日更三千



























【胜出】爆豪那天到底几点回家

夏日小甜饼,食用须知:
1.我的偶像学院设定,因为想不到名字学院仍然叫雄英
2.沉迷二次元对偶像一类的事并不了解,只上网查了资料(资料也很少),如果有不对的地方请不要大意地在评论怼我
3.私设如山,原灵感来自于官图
4.一发完,关于爆娇,他们属于对方,ooc属于我,文笔小白复健中



季月烦暑,烦字尤甚。连绵不断的蝉声和着空调主机的嗡鸣热浪一般滚滚而来,毫无疑问,这将是一整个夏季的呼喊,但没有细雨,只有细雨一样密集的阳光。

爆豪胜己翻了个身,滚进阴影里,乐稿散落在地面,贝斯包拉开一半压在上头。他讨厌夏季的暑气就像讨厌失败,因为这种天气最容易消磨人的意志。

他的耳朵动了动,敏锐地从冗长的蝉歌里捕捉到别的动静——他那号称有绝对音感的耳朵一向灵敏:有人在楼下敲门,声音不大,犹犹豫豫的。

谁啊,他没动,喊了一句。

敲门声停下来,另一种声音反复响起,以一种他最熟悉的方式,亲近又畏惧地喊着:“小胜,小胜……”

爆豪“啧”了一声,趿拉着鞋下楼,拉开门,热气迫不及待涌进房门,黏在爆豪的身上,他居高临下地望着自己的发小:“有什么事快说!”

“那个………”绿谷吞了口口水,“老师之前不是布置了街演的任务,所,所以我,我想邀……你……”后面的句子像被太阳晒化了似的融在空气里。

爆豪对这副怂样本能地握起了拳:“你他妈……你这样嘀嘀咕咕的谁听得见!给我大声一点啊你个废久!!”

“咿!!!我,我,我是说,”绿谷护住自己的脑袋,“我是说……想邀请小胜去看我们今天晚上的街演!”

“哦。”

“就,就这样?”爆豪的反应太过平淡,绿谷稍稍放松了点,透过手臂间的缝隙观察他。

“就这样个头啊!你以为我会去吗你这个呆子!!大晚上的去看热气腾腾又无聊的废物的演奏?!想的美吧你!”

绿谷吓得往后缩,再次死死地护住了脑袋。

爆豪吼完,静默了一会,将手搭在门把手上:“还有事吗?”

“没,没了……”

回应他的是自家幼驯染关门的声响。





我在干什么啊,跟被热昏了脑子似的,爆豪一面上楼一面想,干嘛碰到绿谷就那么容易生气啊。他踢翻了立在房间里的易拉罐,扑回床上,翻滚了两下始终觉得有什么东西横亘在心里,于是从书桌上拿起手机。

当他回过神来,他已经拨通了饭田的电话。

“喂,这里是饭田,爆豪君有什么事吗?”
“我……我想问一下你们A组在哪里街演…”
“诶?爆豪君要来看??我真是非常惊讶呢,为什么?”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啊!!你们不是一组的吗?直接告诉我就行了别像个娘们似的婆婆妈妈好吗!”
“什么一组……和绿…”
“好了快告诉我啊!”
………
我在干什么啊…爆豪胜己捏着写着街演地址的小纸条,一天中第二次发表这种感叹,八点半开场,尽管是绿谷第一次邀请……但这个地方真的超难打车,而且听那个呆子唱歌有什么意思,不如不去了。



晚上八点十分。

爆豪从车里钻出来,压低了自己长袖连帽衫的兜帽,又正正口罩和墨镜,才迈步向街演地点走去,夏日可畏,夏夜也不逊色,包得严严实实的恶果很快显现出来,爆豪感觉自己的工字背心要被汗水给浸透了,本来炸开的头发也因为缀上汗珠而耷拉下来。

我在干什么啊,爆豪站在广场的台子下,第三次冒出这个想法,区区一个臭久,我躲个屁啊,干嘛要穿那么厚,还要接受周围人奇怪的眼光。

他纠结了几秒,利落地将连帽衫脱下来塞进包里,看了一眼表,八点二十。

“诶这里居然有街演!好幸运!”

“上面的人好像有点眼熟……等等,墨绿色头发那个好像是雄英的吧…我记得雄英练习赛的时候出现过,跟轰总打过擂台。”

“啊啊啊是那个脸上有雀斑的吗?!他笑起来超级可爱啊!高音唱得也很不错,而且还鼓励对手,真的是小天使啊!”

可爱个头啊废久哪里可爱了?!而且不要把他和阴阳脸扯到一起好吗?还轰总轰总的,脑子是坏掉了吗?!

“那个女生也很眼熟诶,是跟练习赛第一打过的吧,她声音也很好听,有一种让人漂浮起来的感觉。”

“无重力吗?不过那一场看得真是揪心啊,没有想到那个第一这么欺负人家女生…”

“也不能这么说啦,毕竟是比赛嘛,听说第一私下超级凶的,跟他爆炸的舞台效果有的一拼,虽然确实很帅啦,但总归让人有点害怕,还是轰总好……”

“说起来你的轰总好像跟上面那个少年关系不错的样子,你看那边……”

少女发出一声短促的尖叫。

“怎么会………太酷了吧这也,轰总亲自来?!”

爆豪扭过头看了一眼,果然是阴阳脸那个混蛋,尽管带上了墨镜和棒球帽,还是能看出他标志性的发色和t恤上巴掌大小的“绿谷命”字样,再往后看,一抹紫色的头发显眼至极。

这都什么糟心玩意儿。

“啊啊啊啊我满足了!之前在练习赛上……还有现在……我的天他们俩真的……”

爆豪回头,拉下墨镜看了她们一眼,少女们瞬间噤声。

彼时街演终于开始,开场的是梅雨,绿谷在一旁伴奏。静默了一会儿,身后的女孩开始小声交流。

“他就是那个第一啊啊啊!”少女压低了声音,仍能听出兴奋之情,“金发炸毛,果然看起来超凶的……”

“不过真的好帅啊……工装背心超级配他,有一种奇妙的男友力啊!不过他也来看街演,那观众阵容真是豪华啊…”

“是啊。”

爆豪百无聊赖地站着,双手插在兜里,边看演出边听身后两个妹子叨叨咕咕评价,比如“那个蛙系女生真是可爱”“无重力妹子唱得也很好啊”“怎么有个很正派的人”还有“那只鸟也帅炸了”之类的。

每个人都有瑕疵,也有可圈可点的地方,不过绿谷还没有开始啊…他的思绪飘飘荡荡。

爆豪随即摁灭了这个想法,按照学号绿谷现在应该要上场了,虽然他并不期待就是了。

果然,绿谷拎着吉他上了台,他腼腆地笑了一下,对台下微微鞠躬,又收获一堆“小天使”“好可爱”的评价。

爆豪翻了个白眼,拿出手机,他心说谁要是看见绿谷练习时那个可怕的表情,可能就不会叫他小天使了。

“嘀”录像开启。

绿谷将吉他架在腿上,随手扫弦试了一下音,又移移话筒,轻轻吸气。

“ tell me am I going crazy …
Tell me have lost my mind ”

绿谷是标准的少年音,跟A班的人相比而言称作普通也不为过,目前能驾驭的作品不多,一般是轻快悠闲的风格,他将这首曲子做了改编,改成更适合吉他伴奏的曲风。

还行吧,爆豪在心里评价,技巧比以前长进了不少,尽管能从他某些咬字中看到属于爆豪自己的风格这一点很不爽。

“Kissin' in the moonlight
Movies on a late night
Getting old"

但绿谷的出色之处在于他能将曲子里的感情完美演绎出来——这一点很像欧鲁迈特,他眼眉微垂,眸光虚拢于一处,似乎求而不得,却又让人琢磨不透他所求。

似乎感觉到台下的目光,绿谷抬起头,稍稍有些局促地扫视全场,节奏未变,当他瞅见爆豪那一头爆炸的金发时,似乎有些惊讶,顿了一下(当然除了在场的A班同学没人听出来),冲着爆豪的镜头绽开一个笑。

"Gimme that can't sleep love
I want that can't sleep love"

这个笑可以说恰如其分,带着一点腼腆,一点失而复得的惊喜。寤寐求之而后得,渴望依旧不减半分。灯火阑珊,绿谷的歌声似乎也带上了笑意,他的眼角很圆,看人的时候眸子里光华流转。

爆豪手腕一抖,镜头里的人成了虚影。

“天啊他冲我们笑了!”
“好可爱啊!”

放屁,爆豪依旧端着手机,目光瞥向一边,废久明明是在冲老子笑。



一曲合唱之后街演就结束了,a组的人还在向观众致谢,爆豪对这些话没兴趣,从人群里挤了出去,打开手机准备叫车。

就说这个地方超难打车…十分钟后,爆豪捏着手机咬牙切齿地想,这是什么破地方,且不说现在没有车,最近的司机也要至少二十分钟才能赶来,他到底在干什么啊……

“小胜!小胜!”

爆豪正愁没人发火,转过身就道:“老是小胜小胜的你…”烦不烦啊!

“我真的很高兴!”

爆豪不说话了。

绿谷跑了两步在他面前停下,喘了两口重复道:“小胜能来,我真的很高兴。”

“你…”脑子没出问题吧……

“我想着小胜没有看过我的表演,就冒昧地邀请了…你能来,我真的非常高兴!”

“你在自说自话个什么劲啊!谁他妈是因为你来的啊!明明什么都不懂,却摆出一副这样的姿态,且不说一直跟牛皮糖似的粘着我,单是你那种理所应当的眼神就让人很不爽啊!”

绿谷愣了一会:“…………小胜,小胜一直是我身边的'厉害角色',无论是什么都很强,哪怕有时候很讨厌,但厉害的地方却跟令人讨厌的地方一样耀眼,可以说是'胜利的象征'也不为过,尽管………我一次也没有超过你……”

“但是!”绿谷直视着爆豪——他很少用这种目光去看他,坚定地,一往无前地,他圆圆的绿眼睛里倒映着爆豪的影子,“我一直,一直在追赶你,想着靠近一点也好,靠近,然后超过你。”

“小胜能来,对我来说真的非常重要。”

这算什么啊……

“你别想了废久!过一百年吧!”爆豪脑子还处于当机状态,本能地回了这么一句。

两人静默几秒,爆豪再次开口:“你是在下战书吗臭久?不过………不管你怎么说,第一的永远是我,我永远会比你更强,你就在后面看着我的背影吧。”

他转过身:“还有,你后半段的转音有点生硬了,放轻气息在练练,继续发扬你有感情的优点。就这样,再见。”

爆豪没有回头,拉开路边的车门就钻了进去。

“那个,你不是打车的顾客吧………你的手机尾号……”

“吵死了快点往前开啊!不是顾客就不能往前开两步吗?!你说说现在我怎么下车?!开个二十米把我放下来就行了我自己会去找电车站的!”

“可是电车站…”离这很远吧

“啊,”爆豪冷静下来,“师傅外面有人在看着能不能先往前走一段路然后把我放下来。”

“可是……”

绿谷往前走了几步,似乎是想过来。

“可是什么啊!他妈的你吵死了开就是啊!!!”

【END】

司机:我想报警

看得我好揪心………小胜就差50票进八强,然而我的真爱票给了绿谷……
顺便也帮欧鲁迈特投个票啊,和平的象征海选都没进很尴尬的啊……
拜托了!
(占tag抱歉)

【all出】绿谷为什么现在还是单身

无聊的成果。第一次写段子,出丽预警,ooc慎…该来的总是会来


1.
轰焦冻说
他中了敌人的个性
需要一个吻才能治好

于是
关心同学的绿谷出久
把他送到保健室
找治疗女郎




2.
爆豪胜己半夜敲隔壁
幼驯染的阳台门

“废久,老子睡不着。”

于是
善解人意的绿谷
在稳定情绪之后
打开了欧鲁迈特的视频
并邀请小胜一起看





雄英学院野营
爆豪和绿谷分到一个帐篷
入夜
爆豪嘲笑绿谷没有接过吻
伤心的绿谷
拒绝了爆豪“要试试吗臭久”
的邀请
一个人在帐篷外
坐了一夜
(小胜做心理建设很困难的好吗)





3.
常暗问
“绿谷你是怎么看待我的呢?”
热爱学习的绿谷同学
听到后
连夜从笔记里整理了一份
常暗的资料
送给了常暗




4.
心操人使
在操纵了绿谷三次之后

“看见喜欢的人,我大概会无论如何都想要操纵他吧。”
绿谷大惊失色
打电话给欧鲁迈特
两个人花了三个小时
给心操上心理课




5.
完成任务后
绿谷送丽日回家
丽日说
今天太晚了
家里没有人
不如绿谷在她家住下吧

心地善良的绿谷拒绝了她
并用半个小时提醒丽日
注意安全
不要让陌生人进家门




6.
饭田同学放学后
找到绿谷
用一大段话表达了
自己对绿谷的憧憬

志同道合(?)的绿谷
诉说了自己对于欧鲁迈特的憧憬
并激动地说
“饭田,谢谢你,你就是我一辈子的好朋友。”




7.
上鸣把一张写着
“我喜欢你”的字条
放在绿谷的座位上
绿谷发现后
转手将其交给了
耳郎







所以,今天绿谷依旧是单身呢。(笑)

【个志预售】《1930来的先生》by白云诗

推荐!这个太太超棒啊

白云诗:

预售  《1930来的先生》by白云诗
时间:1.30 20:00-2.29 24:00
预售价格:135rmb
通贩价格:145rmb
链接:O网页链接

①1000份秦淮梦首映式邀请函(不可加购)
②前十分钟:红梅款世安情书+手书题字+作者签名卡。其余周边和书况详见宣图。
预售期间全程随机掉落100特签。
③预估4月发货,请提前预估确认可以收货的地址,发货前可以改地址。
【高亮】过年期间,客服菌只在30号帮忙修改价格,改地址售后等其他需要请等2月5日之后哦⁽⁽◝( ˙ ꒳ ˙ )◜⁾⁾感谢理解
邮费15R是因为一套个志三本已超重。同城及偏远地区除外。











【茂灵】晨跑

啊啊啊师徒是世界的瑰宝!!!

改了一下结尾,徒弟做了过分的事之后第一次见面。



灵幻在楼梯扶手上方看见了自己弟子的背影——他很瘦,与所有刚刚抽条的孩子一样,宽大的运动服松松垮垮地勾住他的肩,像挂在一个细长的衣架上,但运动服袖口露出的拥有健壮肌腱手腕让人不得不承认他并不瘦弱;影山茂夫就这么规规矩矩面对着门,一只手插在兜里,另一只手提了一袋还冒着热气的早餐,挡住大半扇窗户射来的阳光。
灵幻这才想起来今天是与弟子约定跑步的日子,如果没有前两天那破事,他应该像以往那样走上去拍龙套的肩膀,然后在相谈所里换好衣服跟龙套出门,路上他们会聊一些关于龙套大学生活的话题,比如学业、交际和女友,而当他体力跟不上龙套就会在原地边运动边等他,最后两个人一起去附近的店里吃早餐。他又联想到了以前龙套等待他的背影,从圆滚滚软绵绵的少年到现在硬朗的青年,无数个背影重叠,恍然间有时空错位的感觉,让灵幻新隆真真切切意识到茂夫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茂夫了,他感到欣慰,同时还有些隐隐约约的难过。
于是他迈过最后几级阶梯,向相谈所走去,等在门口的茂夫听见了脚步声回头,黑眼珠染上了晨曦,师匠,他喊道,而后却好像怕自己冒犯一般揣揣不安地站在原地。
“让开。”
灵幻懊恼自己的声音怎么都凶不起来,拿出钥匙越过乖乖让开的弟子准备开门,突然又顿住了:“龙套,”他说,“你转过去对着墙,别看我。”
天知道他最受不了的就是龙套少言寡语的性格和他专注的视线,偏偏这两者相辅相成,在近几年变本加厉地出现,有时龙套也没发觉,但他的视线确确实实溜到灵幻新隆身上来了,温柔而缠绵地在灵幻身上流连,让灵幻颇不自在。可问弟子的时候他又什么都不说,只是用那双翻涌着黑色的眼睛回望,像一壶将开未开的水,表面上不吭不响,内里却喧嚣地涌着波浪。
60%
茂夫听话地照做,他听见灵幻用钥匙开了门,然后相谈所里传出窸窸窣窣的声音,他不敢进去,也不知道师匠会不会出来,只好继续提着早餐在外头木讷地等着,过了一会儿里面的声音小了下去,他估摸着灵幻已经坐下开始工作了,肩膀像泄力般耷拉下来。
87%
“龙套,”门突然打开,灵幻穿着运动服探出头来,“你把早餐放好再走。”
56%
“啊……好,师匠。”茂夫没反应过来,身体先乖乖照做,他把早餐放在桌上,回头看在门边等他的灵幻,“师匠,我以为……”
“我不出来的话,你会一直在外面站着吧,”灵幻看他一眼往外走去,“到时候把客人吓得不进来就不好了。”
“那师匠……”
“我可没原谅你那天做的事情,你自己也要好好思考,年轻人的冲动我可以理解,但是有些事情不是靠冲动来维系的。”
64%
“我没有冲动,师匠。”灵幻感觉那能溺死人的视线又回到他的身上,视线的主人这么说道,“我从高中就开始喜欢师匠,已经做好跟师匠一辈子在一起的打算了。”
这个直球猝不及防,灵幻把脸别开,率先跑了起来:“我说你,”他边跑边说,“你接触的人太少啦,亲近一点的只有我、你弟弟、花泽和……”他没说下去,“到了大学,你接触的人会越来越多,会有成熟美艳的学姐和漂亮的学妹,你现在也足够惹人注目,到时候肯定能找到自己喜欢的女孩子组成一个家庭,就别把时间耗在我这种老男人身上啦。”
“而且,”灵幻继续说,“你看社会上大家都是这么做的,我倒是无所谓,你又何必让自己成为一个与社会格格不入的人呢,你的时间还很长,你能接受以后大家都有孩子结果你没有吗,况且,”灵幻扭过头,只是茂夫的眼睛,“我不能陪你一辈子,龙套。”
90%
“我不会改变主意的。”
面前人目光灼灼,似乎有黑色的火焰从内而外席卷过来,顺着视线包裹住灵幻,那一瞬间他几乎要投降了,细致如他其实一直知道弟子的小心思,虽然觉得这不过是年轻人的妄想,自己却也在弟子编织的温柔中一点点陷了进去,灵幻脸上发烧,闭嘴专心加速。
“师匠,其实你也不讨厌吧。”茂夫注意到他烧红的耳根,如影随形地追上来,灵幻跑快他就跑快,灵幻跑慢他就跑慢,像块牛皮糖甩也甩不开,“你知道我不在乎这些,我也不觉得这件事情有什么错,如果我喜欢师匠,师匠喜欢我,为什么不能在一起呢?”
这根本就不是喜欢不喜欢的问题,灵幻被反反复复的变速折腾得累的慌,索性停了下来:“我们不合适,龙套,我会耽误你的。”
影山茂夫也停下了,他们周围人来人往,喧闹的人声却丝毫没有阻隔茂夫传递来的话语,他再一次用那专注的视线把灵幻包裹起来:“我爸说,不懂得抽烟的人耽误了一半的人生,你有没有耽误我是我来决定的。师匠,”影山茂夫伸出手,“如果我没有跟你在一起,那才是耽误了我自己。”
这个小鬼翅膀硬了,灵幻悲哀地想,自己竟然无法反驳,他叹了口气,把手搭上茂夫的:“麻烦的小鬼。”
影山茂夫的眼睛从深处一点一点亮起来,随之柔和的是他的眼角眉梢,灵幻盯着他黑眼睛里满满当当的自己,发现嘴角怎么压也压不下去。

我可感受到了哦,龙套,灵幻用同样的视线交缠回去,感受到你的——

爱意百分百。



ps:mob买早餐准备给不去跑步的师匠的

【茂灵】他与龙

一如既往的取名废orz。
北欧神话背景
欢脱向,看完灵能漫画之后迅速进了茂灵的我只想撒糖(窥了好几天屏表白写茂灵画茂灵的大大)






灵幻从没有像现在这一刻那么后悔过。
面前这个山洞幽深,宛如巨怪大张的嘴,参差的尖牙交错,明目张胆而欲拒还迎地向人们示威;阳光误入其中,很快被从不可见的深处呼啸而来的、像海拉地狱里伴着鬼哭的阴风稀释,融进山洞深处浓郁的黑暗中,一丝痕迹也没留下。
他打了个寒噤——当然是因为冷风,意识到这次可能是他解决不了的大麻烦,纵使他没有一点灵力,这两年的马杀鸡让他多多少少还见过猪跑。
“灵幻大师还真是灵力强大的人呐,”身后村民畏畏缩缩,还不忘颤着舌头恭维几句,“之前来的,来的好几位都说这里的灵压强得可怕,单单是靠近、就难受无比,村庄里有灵力的年轻人也不,不敢到附近,”他们见识了灵幻开始露的那一手,勉勉强强承认他的实力,只是对他只拿两百块黄金就能除去这个魔物还存在疑虑,毕竟他收费是周围最低的,而村子也的确请不起那些价格高昂的驱魔师了,“灵幻大师居然能跟我们,我们普通人一样自在,真是了不得的灵力啊!”
这话越说越不对味,灵幻心里也虚,以为他们在试探自己,急忙右手一挥用大拇指抵住下巴打断:“好,现在就由我,这个世界伟大的除灵师——灵幻新隆出马吧!”

这次摊上真正的麻烦了……灵幻新隆举着火把,在山洞里深一脚浅一脚走着,周围的景物像蒙了一层黑纱般看不真切,总觉得下一秒会有什么东西扑上来。他本打算收了村民的定金,在山上随便找块石头磨成龙牙的形状交差,把剩下的钱取走就跑路,虽然大家都说这山洞里有龙,但这个世界上没谁见过真正的龙,眼不见不为实,没准他们见到的不过是什么实力强横的魔物呢……
灵幻摸了摸口袋里的催眠喷雾——那是他花了大价钱从一个法师手里买来的,这给了他些许安全感。他自信身手不差,如果碰上了被村民误认为龙的魔物,还能靠着喷雾拼上一拼,也算是帮他们除害,可如果真是龙……
火把在黑暗的压迫下摇晃了两下,原本就小得可怜的照明范围进一步缩水,山洞里的水滴声规律地响着,听起来像某种倒计时,灵幻顿住了脚步。黑暗是浓度过量的盐水,勇气就在与外界交换的过程中不断溜走,他像一个被质壁分离的植物细胞,身体的外壳强撑着,而内里的灵魂早已缩成一团。
如果不愿意的话就逃吧,他想,数着水滴声再往前走十步然后马上大叫着“我不接委托了”跑出去,丢人什么的,他暂且是管不了了。
思索中灵幻已经往前迈了三步,周围依旧没有什么异常,他迈出了第四步,脑子里突然产生一个疯狂的想法:反正一会就逃了,不如现在喊几嗓子,让外面的人听到,然后装作遇见了龙的样子跑出来,也没那么丢面子。
于是他就喊了,还加上了敬称:“龙大人,龙大人,你在吗?”其实灵幻也没出多大的声,但山洞里非常空旷,声音打着旋儿撞到山壁上,在洞穴里反弹,幽幽的回音硬是营造出了恐怖的气氛,把灵幻刚刚产生的小勇气给吓回去了。
还是别喊了,他暗自思忖,慎得慌。
“我在这里。”
灵幻差点一口气没上来,他转身想跑,左脚却跟不上右脚的节奏,身子一歪,大地母亲就迎面而来,紧接着是被什么力量擎住的失重感,他睁开眼睛,地面近在眼前。
“你要摔了。”
那个声音再次响起,他的身体被摆正,那股力量很体贴的等他站好再撤走。灵幻向声音的来源看去——一个赤身裸体的男孩两手圈着腿坐在地面上,黑发有些长,在空中无风自动,狭长的眼睛紧紧盯着他,刚才意外飞出去的火把被分散成好几块,漂浮着燃烧,给那个男孩增添了几分压迫感。
“你是谁?”
灵幻反倒没那么害怕了,他撑着下巴打量着男孩,只要能交流就没什么他解决不了的事,这可是一个商人的自我修养啊。
“我是龙,”见灵幻靠近,黑发男孩把自己缩了缩,“你是来除掉我的吧。你还是走吧,我不想伤害你。”
说到底这只是一个小孩子而已,灵幻敏锐地察觉到面前人的让步,只要好好说话就没问题了,是不是龙都无所谓,先问问他离开的条件吧。
“那么,”他动作潇洒地坐在了男孩身边,马上感觉周身的气氛冷了下来,“放心我不会跟你动手的,”灵幻挥了挥手,“如果是龙的话,应该会很喜欢财宝吧,不如用一百块黄金跟你换,你搬到别的地方去好不好?”来的时候他就注意到了,这里什么也没有,如果这个小孩子真是龙的话,那未免也太穷了点。
身旁的小脑袋因为头发乱飞有点像水母,那只水母左右摆了摆:“我不想要财宝。我跟家人失散了,不知道去哪里才在这待着,可是经常有人拿着武器要杀我,而且我会控制不住自己的力量……我感觉自己被困住了,可没人能告诉我怎么做…我很害怕。”水母的触角因情绪激动在空中飞舞着,男孩缩紧了身体。
原来如此,灵幻想,只要让他离开这个山洞就算完成委托了吧,不如把他带走好了,不管是不是龙,反正自己干不掉他,就当多个助手,以后除魔也有保障。
于是他再次开口:“这种事情其实完全不用害怕嘛,你越害怕你就越控制不住它,你要知道,“他直视少年的眼睛,“龙没什么特殊的,跟其他种族一样,有优点也有缺点,你没必要因为这个而害怕,你看,“他伸出了手,“我的手和你的手有什么区别吗?大家想除掉你不过是因为你让他们恐慌了,如果你会控制这份力量的话……”
“我要怎么做!”
灵幻没有一点被打断的生气,他露出招待客人时最有用的微笑,蹲到男孩面前,将右手手心向上摊开:
“你的名字是?”
“影山茂夫。”
男孩这样答道,彼时他的黑发服服帖帖地垂了下来,茂夫伸出手,搭在灵幻手掌上,透过略长的黑发间隙可以看见他眼里微光闪动。
“不过出去之前我们先换身衣服。”灵幻突然站了起来,从带来的包裹里翻出一把剪刀,比划了两下,“我只会剪锅盖头,龙套你介意吗?”
“不,师傅。”
已经喊他叫师傅了呀,灵幻有些好笑,转念一想自己也叫了他外号,伸手亲昵地摸摸他的头:“那我开始剪了。”

“对了,”黑色碎屑纷纷扬扬落下,“我这次委托要带回龙的牙齿啊眼睛啊一类的东西,你能帮我搞到吗?”灵幻突然想起了什么,问道。
“师傅,我换的牙可以吗?”
龙会换牙吗,灵幻想,活久见。




写茂灵总会莫名其妙地逗比起来,大概是one 老师太毒了
这是一个诱拐未成年反被吃(不)的故事,话说最后想到了一个脑洞(跟前文毫无关系),原作背景的:
就是mob在吃西瓜,发现西瓜很甜就请师傅吃,还没说完灵幻就凑过来使用“对纯情少男一击必杀的偷亲之术!”,捞走了mob嘴里的西瓜。
mob:师……师匠……(顺带脸爆红头发飘起来)
灵幻:啊这一口好多西瓜核硌着牙了



【佐鸣】新年礼物(?)【上】

这是一个对自己取名能力已经绝望的咸鱼
以及一辆垃圾车
大佐小鸣,不过不是年龄上的小
没想到自己的龟速赶不上元旦
这还只是个上,下章明天继续
ps:人生第一次同人车,偏卖萌向,可能弱化了鸣人,大家多包涵w



“所以,这是怎么回事?”

佐助靠近手掌上的小人,那小人约莫十五厘米高,见佐助凑过来,忙把自己蜷缩得更紧,腾出一只手抵住身侧巨大的鼻梁。刚才说话吐出的热气把他小麦色的身躯蒸得通红,脸颊两侧的猫须也因羞耻而扭动:“我说你……别靠这么近啊的吧哟!我,我怎么知道发生了什么的吧哟!”几分钟前还坐在暖桌另一端火影惊慌失措,不自觉地带上了少年时期才有的奶声奶气的尾音。

鸣人鼓着脸思考了一会儿,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拍了一下佐助的鼻梁:“我想起来了!前几天小樱还问我你什么时候回来,说是我体内的查克拉会因自然规律的异常发生意想不到的事,得知你最近会回来又松了口气说什么'没事了',所以说只要……”

鸣人停下了话头,飞快地望了一眼佐助,左手突然狠狠推了一把,接着一个轻巧的跃起打算从他掌中溜走,结果被佐助看穿行动一把捞回来拢在手心里:“你还真是什么事都瞒不住啊……”佐助有些无奈,“我的新年礼物。”

“这样绝对不行啊的吧哟!”鸣人从手指缝之间挤出来,“绝对塞不下的!真的真的会坏掉的吧哟!就算我同意客观条件也不允许的吧哟!!”

“小樱的话还是听一听比较好,”佐助起身关掉了咕噜咕噜冒着泡的寿喜锅,鸣人逮住这个空当一下子逃脱,落在桌面上抽了一张纸巾围住自己,“而且,”佐助倒不急,俯下身与散发戒备气息的鸣人对视,发丝间紫色的轮回眼透出些温柔,“我很想你。”

这句话像一句咒语,让刚才浑身炸起毛的鸣人消失得无影无踪,他叹了口气,心说佐助难得实话实说,再拒绝被说一辈子傻逼吊车尾都不过分,于是他把腰间围的纸巾扔掉,几步跑到佐助面前,捧起他的鼻梁亲了一口:

“我也很想你。”




简书大法好

http://www.jianshu.com/p/49b81a8c477a


祝大家元旦快乐(^ω^),不缺肉不缺粮

胡言乱语

祝大家圣诞快乐w
本来说好的车要一月十几号(我也不知道老师讲试卷要讲到什么时候)才能开了,因为不想写流水账拖了一个多月真是万分对不起。
同时这也是破100lof的感谢,感谢大家一直以来对我这个懒癌末期的喜爱与期待,顺便一提,其实我非常、非常、非常的欢迎点梗w。嗯总之,说好的开车是一定会有的(这个人要爆出黄暴的壳子了),寒假尽量保持两天一篇的速度,打算写写长篇,改掉自己描写过多而叙事不足的缺点。
依旧谢谢大家,最后再说一遍,我真的很欢迎点梗w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