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云

野鹤飞走了
高三党拖延症

【胜出】爆豪为什么要单方面跟绿谷解除父子关系(1)

父子梗,很久以前就开始写但因为三次元事太多了一直拖拖拖拖拖,后面还在修改,放出一小段催促一下自己








夜色渐深,爆豪胜己拖着绿谷回家,他名义上的父亲喝得太醉,像一个吸饱了酒精的海绵,稍一动作就往外溢出酒气。其时天气开始变冷,月亮荧荧的挂在天上,清且薄,像小姑娘的剪纸,洒下的光淬了霜,照得地面湿漉漉的。绿谷醉鬼脑子不清醒,身体却先对冷空气做出了反应——他更紧地靠近热源,把自己的体重压在他身上,两只手绕过爆豪的脖颈将他拉近,随后把脸埋在他的肩窝。
“……………滚开。”爆豪僵硬了一下,但他对酒囊饭袋一向不买账,抬手毫不留情(或者说毫无礼貌)地对自己养父的脸使出一个爆破,然后拖着酿咸鱼一样的绿谷进了电梯。
该死,爆豪想。他翻遍了口袋也没有找到自己那串铛啷作响的钥匙,这意味着他不得不翻绿谷的,这不是什么好消息,因为他不仅要面对一个喝得烂醉的粘人的醉鬼,还要有柳下惠般坐怀不乱的风度。
他出了电梯,在家门前转过身,以拥抱的姿态用左手架住绿谷,右手费力地伸进他的口袋。这时面前的人又动了,他伸出双手,“啪”的一声拍在面前人的脸上,揉了两揉。
“嗯…………小胜………是小胜吗?”绿谷醉眼朦胧,碧盈盈的一汪,月影反照之下波光潋滟。
他愣愣地盯了爆豪一会儿,无视爆豪因愤怒而扭曲的神色,突然勾着肩膀将他拉近,凑上去就是结结实实一个拥抱;爆豪挣了两下,没挣开——绿谷用上了smash,他扭过头,只看见那人红透了的耳尖。
“喂,臭久我说你——”
“喜欢。”
爆豪胜己手掌上的火星消失了。
“喜欢……………小胜…………喜欢……”
这个刚满十八岁的青年被生活的狗血泼了个满头满脸,他呆在原地,颈窝处传递绿谷湿润的吐息,手汗没有变成硝化甘油,顺着指尖滴到地上。这他妈叫什么事啊,他愣愣地望着窗外熟悉的青白色月亮,被一起生活了八年的养父告白……
他可以报警吗。



TBC.

评论(5)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