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云

野鹤飞走了
高三党拖延症

只想跟你谈恋爱

1.论修罗场的形成
十五年前。
“爸爸要出去了,你跟小哥哥好好相处,两个人要互相谦让。尤其是你,何皖小朋友,要学会分享,不许自己一个人独占,别进厨房、别碰插座、别出门,记清楚了吧!陆骥,你也帮叔叔管管他,那孩子淘气,麻烦你了啊。”
“好—的—”两人异口同声回答道。
“那我走了。”大人拍了拍何皖的头,关上房门。
“你好,陆鸡哥哥,我叫何皖。”一个看起来白白嫩嫩的胖小子伸出了他肉乎乎的手,学着动画片里初次见面的介绍,“很高兴认识你。”
陆鸡陆鸡陆鸡陆鸡……
陆骥看着这个跟自己年龄差不多却矮了一截的小家伙:………
他伸出手捏了捏何皖包子般的脸:“我叫陆骥,是那个有马的骥。”他比划了一下,“就是那个。”
何奈五六岁的孩子不会控制力气,何皖被捏的呲牙咧嘴,脸上也现出红痕。这下他就不高兴了,挥舞着小拳头向陆骥冲过去要教训他,却因为体型太小被陆骥一把制住。
“你放开我!我生气了!放我下来!”何皖一边像虫子一样扭来扭去一边动着小胳膊小腿,好几下都打到了陆骥身上,“你先动手的!我要告诉我爸,放开我!!”
“你先别动,我刚才错了,对不起。哎呦!”陆骥脸上又招了一记,“我教你写自己的名字好不好。”
“不好不好!放我下来!”
“你想啊,”陆骥锲而不舍地循循善诱,“你周围的朋友都不会写吧,如果只有你会写,其他人肯定会羡慕你,而且…而且叔叔也一定会夸你的!”
怀里的人霎时安静下来。
“真的?”何皖抬起头,“你可不许撒谎。”
“我保证!”
于是当何权回到家,就看到两个小脑瓜挤在一块儿,一笔一划地写着什么,陆骥还不时摸摸何皖的头。
两个人相处得真好啊,何权想,这样我就放心让他俩多多往来了。
————————
唉,想当年何皖小朋友还是个听话又可爱的孩子啊(我会说其实他们的原型是我同学咩)

评论(3)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