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云

野鹤飞走了
高三党拖延症

如影随形

我爱他。
他哭、他笑、他闹、他恼,他的每一个表情都恰到好处,每一个动作都集中了我的心脏,让我心神激荡。特别是当他专注地看着窗外,眼里染了外头葱茏的绿色,睫毛微颤,嘴唇微张泛出白雾。那景象美得让我窒息。
我想吻他。
可惜我只来得及拍一张照片。
是的,照片。相机真是个好发明,能在瞬间把美变成永恒,我充分的利用它,让它发挥出自己唯一的价值。我长久地、虔诚地注视着相片中的他,用目光与他耳鬓厮磨,甚至用手进行触摸,从额头、到鼻梁、再过嘴唇划及下颌,手指划到颈部、触碰锁骨。当然我会有一些不可遏制的反应,但我的污秽不会沾染他分毫。
啊啊啊,我在说什么!我不过是污泥之中的一只蛆,怎能对高洁的莲有非分之想!但真的太难受了,每天照镜子不是他的脸,说话时不是他的声音,清洗的不是他的身体…
我对自己产生极致的厌恶。
为了这个,我去做了整容手术,手术进行了很久、很多次、也很成功,我变成了他的模样。
但远远不够。
我开始模仿他,从思考时捏鼻梁的小动作到操场上跑步的力度、角度。
我们越来越像。
到还是不够!不够!
我的灵魂依然是如此的肮脏,事态没有变化,我想如影随形。
有一天,我发现自己在一点点变黑,我不害怕,我的直觉告诉我这将会有一个实质性的、飞跃性的改变。
终于,我看着自己像未凝固的沥青一样融成了一团黑乎乎的东西——
我变成了影子。
是他的影子。
真是太棒了,我躁动不安的灵魂平静了,我在他身边。
如影随形。
————————————————
我在注视着你。
你看到了吗?

评论(5)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