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云

野鹤飞走了
高三党拖延症

只想跟你谈恋爱(2)

2.小孩子的愿望很灵的
“爸爸,小哥哥在哪上学啊?”
这条小尾巴从书房跟到厨房,同样一句话问了一遍又一遍,把何权烦得不行。
“我不是说过了吗,等会小哥哥来了你问他就行了,至于那么上心吗?”
“哦……”何皖听出了爸爸语气里的不耐烦,拖着音失望的离开了。
“您好,请问何皖在家吗?”
“小哥哥!”
刚才还耷拉着的小家伙像打了兴奋剂一样猛的扑向门口,一把抱住探出脑袋的陆骥。
两人在这段日子里感情一天比一天好,几乎到了形影不离、如胶似漆的地步,所以陆骥在哪上学成为了何皖关心的头等大事。
“小哥哥,你在哪上学啊?”这句话还是从何皖的嘴里溜了出来,“我在旭日小学二年级三班,你呢?你是不是跟我一个学校?”
陆骥本来想说自己不在旭日小学,但看见何皖闪闪发光的眼睛就把话吞了下去:“我…你希望我在哪上学?”
“当然是一个学校!这样我们俩就能天天见面,下课一起玩,不会的我还可以问你!”
“那…那你许愿吧,你觉得我会在哪里我可能就真的在那了,嗯…要知道,像我们这样的小孩子许愿会很灵的!”
“灵?为什么?”
“呃……因为我们许一个愿望就只想那一个愿望,神仙老爷爷最喜欢我们这样不贪心的人了!对就是这样!”
“那太好了!”何皖对陆骥的话深信不疑,“我们该怎么许愿啊?”
“大概是,”陆骥抹抹头上不存在的汗,信口胡编了下去,“双手合十,在心里默念三遍吧。”
何皖立刻照做,做完了期待地看着陆骥:“这样就行了?”
“对的。”陆骥赶紧结束了这个话题,“我们现在去后院吧?”
“好的!出发!”
到最后,何皖依然不知道陆骥在哪上学。
开学的日子很快到来,何皖背着小书包迈出了家门。
“小哥哥!我们一起去上学吧?”
陆骥家门关着,房子里头也是黑的,周围只有何皖喊声的回音。
随着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他的脑袋耷拉下来,手攥着书包带,在陆骥家门前磨鞋子。
都快上课了,小哥哥怎么还不来啊…
失望一点一点蔓延上来,缠住了心脏。
不是说好许愿就能实现,小哥哥说谎!
何皖又等了一会儿,垂头丧气的离开了。
“何皖小朋友,今天是开学第一天你就迟到,以后该怎么办?”
何皖低着头站在教室门口:“老师我错了。”
“你知错就得改啊,下回可不能再迟到了,听清楚了吗?”
“听清楚了。”何皖的脑袋更低了。
“进去吧。”老师向旁边走一步,“你坐第一组第六排。”
何皖挪着步子走进去,依然不敢抬头。
啊啊啊啊啊他最讨厌小哥哥了,如果不是他自己也不会迟到,现在所有人都看着,老师一定会告诉爸爸的!小哥哥大骗子!
他刚放好书包,头就被人轻轻的摸了摸。
“干什么你!……小哥哥?!”
身边的陆骥微笑的看着他:“你看吧,我说的话没错吧,小孩子的愿望最灵了!”
“嗯嗯嗯!小哥哥说的对!”
“陆骥何皖,好好学习!安静听课!你们要是影响课堂纪律就分开坐!”
“没关系,”两人坐直后陆骥悄悄地说,“这些我都学过了。”

评论(5)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