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云

野鹤飞走了
高三党拖延症

瓶邪同居三十题(1)

相拥而眠



刚到雨村时我的精神依旧很不好,经常大半夜的睡不着爬起来看星星看月亮,顺便偷支烟抽。我戒烟没多久,现在又没什么事可做,都说人清闲下来脑子就活泛,我一想事就犯烟瘾,翻箱倒柜找两根抽。
至于为什么要翻箱倒柜……上回我鼻子出问题进了趟医院,出来后闷油瓶就把我所有的烟都收起来了,一根都没给我留,还警告其他人不准给我送烟,丝毫不理睬我恳求的眼神,阿西巴。可惜蛇有蛇路,前段时间我在盘口伙计那里拿了一包烟,把它拆成一根一根的,夹在内裤松紧带的地方带了过来,谅闷油瓶也不敢搜我。
我在房间里各个角落都放了烟,数目各有不同,就是为了造成我只把烟藏在两三个地方的错觉,好让搜烟的闷油瓶以为他找完了我所有的烟。
我又吸了一口烟气,尼古丁刺激着我的口腔和肺泡,有一种醺醺然的感觉。其实我对烟味的感知已经很淡了,有的时候是靠自己脑补出来的。
屋子隔音不好,隔壁胖子呼噜声能把墙壁震掉一层灰,我弹了弹烟灰,心说心宽体胖就是好,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也能像他一样。
“吴邪。”
我吓了一个哆嗦,手指间的半根烟一下子滑了下去,掉到楼下不见了踪影。我慢慢地回头,看见闷油瓶站在月光和阴影的交界处,皮肤白的发亮,那双波澜不惊的眼睛看着我,好像能看穿我所有的心事。
我有些心虚,咳嗽了一下才开口:“那啥,小哥,我这不是…半夜起来上厕所吗?”
说完我就想抽自己,上个屁啊我就没见过有人在窗户边上厕所的,那哗一下全到楼下了得多缺德啊。
闷油瓶沉默的看着我,我只好尴尬地与他对视,过了一会儿,他好像无奈地叹了口气,道:“回去吧。”
他给我个台阶下我自然乐得顺水推舟,只是等我躺床上之后发现他也在床沿坐了下来。
“你干嘛?”
“跟你一起睡。”
他动作没停,说话间已经躺在了我的右边,我望着天花板,身上的每根汗毛的绷直了,一动也不敢动。
知道我这十年经历的人都知道我对闷油瓶有点意思,毕竟过去十年我心心念念的就是闷油瓶哪个挨千刀的混蛋,虽然嘴上说着不想耽误人家姑娘,更重要的是我压根不想将就。
“睡不着?”
身边的人好像翻了个身,然后一只手就搭在了我的眼睛上,那奇长的两指正好虚虚碰到了左边太阳穴,按理说我会很不安,因为我已经不习惯别人的碰触,更不应该那么懈怠的让他碰到我的命门,可今晚我却莫名的放松下来,估计是太久没睡觉太困了吧。
我眨了一下眼睛,眼睫毛从他手心刷过,眼皮受到轻微阻碍的状态让我觉得十分有趣,于是忍不住多眨了好几下,随后太阳穴就传来被摩挲的触感,他用那两根手指轻轻的摸了摸我的脑袋。
“睡吧。”
我脸上有些发热,有些大胆的把手放在他身上,睡意很快漫上来,失去意识的最后一刻我迷迷糊糊地想:
这算不算是相拥而眠。






啊啊啊啊啊点题了(^ω^),好喜欢这个场景,老张我也要你用发丘指摸摸我的头!!

评论(1)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