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云

野鹤飞走了
高三党拖延症

瓶邪同居三十题(2)

为对方挑衣服
极度ooc慎,完全是为了看老张穿旗袍的产物



周六照例是我们出村购物的时间。
关于购物我就不过多赘述了,毕竟三个大男人,尤其是单身汉(?)一起去买东西还真买不出什么趣味来。但是回来的路上闷油瓶主动带我们走另一条路线,然后我发现那里新开了一家服装店,里面的样式都挺复古的。
我一下明白过来,闷油瓶是活了一百多年的人,人老了总想体验一把青春的感觉,这就是隐晦地想让我们陪他买件衣服,我不禁笑了一下,没想到他还会不好意思啊。
爷爷说,人要学会主动,我自然不会傻等着闷油瓶开口:“我们去那买件衣服吧。”
这个举动显然深得闷大爷的意,他看了我一眼,率先抬脚走进了那家店,胖子拍拍我的肩把我拉了进去。
不得不说那家店还是非常不错的,装潢很精致,衣服的样式也很好看,我边逛边瞧,心说这里怎么开了一家这么高大上的店,突然被右边的衣服吸引了注意力。
那是一件藏青色的旗袍,领口袖口都镶绣着银丝流云纹的滚边,袍上还有层层叠叠雪莲形状的暗纹,之前在墨脱看过这样的花,所以现在还有点印象。我盯了它好一会儿,脑海里突然浮现出爷爷形容霍仙姑的话,还有当时自己关于“女版闷油瓶”的吐槽。
我瞟了一眼还在试衣服的闷油瓶,飞快地给衣服拍了张照,若无其事地向前走去,在另一个角落停下招呼胖子:“你看看这个。”
“啥啊?”胖子凑过来,看了两眼,不明所以的看着我。
我在手机屏幕上打了个“霍”字,又把它递给了胖子。
“你不是吧小天真,”胖子表情一下就变了,我跟他说过这件事,他还笑了好久来着,现在不可能不记得,“你这是往太岁头上动土啊!怎么能这么不尊重老年人呢?”
我白了他一眼:“少装了,你不想看吗?”
“……想。”
胖子沉默了一会儿,诚恳点头,脸上的肉抖了两抖,“不过咱可说好啊小天真,这可是你要看的,胖爷我可不动手,到时候追究起来我顶多算个从犯。”
我一咬牙:“行,但你也不能不出力,帮我想怎么让那个闷油瓶子穿上这件衣服。”
“这还不简单,你跟瓶仔说你俩给对方挑衣服,两个人都必须穿不就行了,就他那审美给你挑的衣服能怪到哪里去,你要想看还不是分分钟的事。”
我右手握拳打在左手上,对胖子慢慢点头:“不错,八戒你终于知道为为师着想了。”
“就你还能叫唐僧啊,”胖子呼噜了一把我脑袋上新长出来的毛刺,“这是哪家的妖怪啊?”
“国家的。”
跟胖子调侃一阵,我慢悠悠的逛到了售货小姐的旁边,把手机举到她跟前:“这件衣服有大码的吗?”
我把闷油瓶的身高告诉她顺便嘱咐了一句把这衣服包的严实点,一会一起放在闷油瓶的包里,就转向闷油瓶身边向他提出了这个建议,而他自然是答应了。
回到雨村我迫不及待地把旗袍拿出来递给闷油瓶:“你先换上,一会儿我换你挑的。”
闷油瓶默默的看了我一眼,我心里一哆嗦,顿时生出小孩子做坏事被大人抓包的感觉,好在他没说啥,只是抱着衣服走进了房间。
闷油瓶换衣服的速度很快,可能是长期训练的结果,没一会他就推门出来了,我把眼睛从手机上移开,立马定在了原地。
我突然明白爷爷为什么对霍仙姑念念不忘了,旗袍肩部稍微窄了点,但不显得勒人,靛青的底色一下子衬托出了闷油瓶的白,开叉处可以看出他的腿又直又长,上面肌肉分明,匀称却蕴含着爆发力,我吞了口口水,立马举起手机给他拍了张照,心说明明是妖娆的旗袍却硬生生的给他穿出了此人只应天上有的味道,这种气质实在是太吸引人了。
“该你了。”
他的话打断了我一路跑偏的思绪,一个盒子伸到我们面前。
“这啥?”
我抬头问闷油瓶,见他不回答费了点力拆开结实的包装,然后被里面的东西吓得傻了眼。
“卧槽这是女仆装?!这么短!还带蕾丝的?居然还有猫耳和铃铛?!”
“我找胖子帮忙挑的。”他轻描淡写道,“穿上吧。”
“卧槽死胖子你给我滚出来这到底是什么玩意!”
胖子穿着齐胸襦裙慢悠悠地飘出来:“小天真啊~这件衣服可是小哥两个星期之前就淘到的,费尽心思让你穿上,你可别拒绝我俩的好意~”
他说话的时候那销魂的波浪线快凝成实体,在我周围飘来飘去。
“你他娘的这是个套?!胖子我记住你了,下次让我得找机会看老子不把你套路的找不着北!”
“快换上吧。”
闷油瓶的声音在右边响起,他左手还拎着那件散发着黑气的女仆装,右手捧着一个猫耳,一步一步向我逼近。
左边是波浪线在身边扭来扭去的胖子,我想一步一步后退找机会逃掉,却一下子撞到了墙。
“卧槽不是吧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小哥,别跟胖子一起发疯啊!”
“别怕,马上就好了。”
两个人同时开口,女仆装越飘越近,最后直接糊在了我的脸上。
“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正好对上闷油瓶的眼睛,刚起床我的脑子一片混乱,本能地想起梦里记忆最深的片段,来不及反应,一句话就从嘴里溜了出来:
“小哥你穿旗袍好吗?”
阿西巴。



写的时候一直在脑补(然而用了很长时间因为对服装不是很熟悉不知道怎么描写),反正就是一个吴邪脑内ooc的小故事,无逻辑无文笔……(自我感觉比第一篇差多了)
顺便老张视角:
吴邪躺在床上:“卧槽………小哥………别………啊啊啊啊啊……………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老张:我该不该叫醒他…

评论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