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云

野鹤飞走了
高三党拖延症

瓶邪同居三十题(3)

半夜一起玩恐怖游戏



前两天我让伙计送的ps4终于到了,他还贴心地弄来了几款比较热门的游戏,说是给老板解解闷,我和胖子也很开心,终于能摆脱每天看山看水看小哥,锄草锄田锄大D的境地了。
其中一个叫“直到黎明”游戏伙计特意做了标注,说是很恐怖,不过我们那么多年来什么鬼玩意没见过,从来不怵这些,胖子还跟我打赌要我半夜关着灯玩出全灭结局,嚷嚷着让我“怂到黎明”,我心说玩就玩,好多东西老子可是见过5D高清版的,这点小儿科得喊我叫爸爸。
我们找了个时间打开游戏,意外的是闷油瓶也呆在旁边看着,我以为他想玩,顺口问了句要不要让个位子,他摆一摆手,意思是不用了。
一开始游戏剧情非常老套,甚至出现了恐怖片里常见的伤不伤害小动物的选择,我和胖子对视一眼,心说作死就要做到底,一路上把小动物打了个遍,然后才想起有尊闷佛也在围观,稍微收敛了点。
这个游戏最突出的特色是有非常多非常细的选择(游戏里管它叫“蝴蝶效应”)和很多一惊一乍的点,经常在意想不到的地方吓你一跳,饶是我这个在墓道里待惯了的土夫子特会在某个时候被震一下,不得不说,这个游戏还是做得非常精细的,尤其是人的死相,比起大多数我玩过的而言称得上真实。
这点程度还吓不到我,不过最后那个怪物温迪戈的设定让我抽了抽嘴角,这不就是丧尸和石中人的结合体吗…我摇摇头挥去不好的回忆,认真地玩完了最后一个章节,让迈克与温迪戈同归于尽。
游戏结束的那一刻我看了一下表,两点四十三分,我是快九点开始玩的,到现在花了差不多七个小时。
但我依旧没有困意,一个是游戏过程中高度亢奋,另一个是我早习惯了这种大半夜不睡的情况,前面我也写到,我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睡过一个好觉了。
我冲胖子笑了一下,表达了自己可以三天不洗衣服的胜利感,换来他的一记白眼。
“该睡了。”
一直不开口的闷油瓶突然出了声,我听话地放下手柄关了ps4,招呼胖子去睡觉,自己也躺回床上,尽管心中隐隐有通宵的预感。
强行入眠对睡不着的人其实非常痛苦,我换了好几个姿势,累出一身汗都没让自己睡过去,索性爬起来从枕头里摸出一根烟,打开窗户把粘在墙壁外面的打火机拿出来点上火,靠在窗口慢慢地吐气,看着村里星星点点的光。
我也知道我的身体状况不允许我抽烟,但烟瘾上来了哪能憋住啊,这个时候不让抽烟就像身上痒却不准挠,准备射但不让撸。*
一根抽毕,神清气爽。我把打火机放回原处,从兜里拿出一块香口糖嚼着,静静地站在窗口等身上的味道散掉。不是我不想抽,只怪闷油瓶管得太严,能完整地抽一根实属不易,多抽几口反而像贪婪了。我叹了口气,想当年我论箱抽都没人敢多说一句,唉,风水轮流转啊。
我开门想出去洗把脸,正好撞上从房间里出来的闷油瓶:“小哥,你不睡?”
我自认为表情毫无破绽,可闷油瓶面无表情地盯了我一会儿,突然伸手按住我的后脑,紧接着脸就贴了下来。
我一下子就懵了,大脑里飞快地闪过卧槽不是把没想到闷油瓶对我还存着那种心思,最后定格在我无邪的春天终于来了这句话上。
“……小哥?”
很快我发现自己想多了,闷油瓶只是凑在我嘴边闻了闻味道。
“你抽烟了。”
他直起身来,用的是肯定句。我心说闷油瓶你他娘的属狗的吧,这你也能闻得出来,看来是我保密工作做得不够啊,下回要注意了。
“那啥,小哥你也知道,我不是睡不着嘛,”不管怎么说,一个星期被发现两次抽烟还是很丢脸的,我急切的想找一个解释转移他的注意力,脑子灵光一现突然想起今天玩的游戏。
“小哥,刚才在玩游戏的时候我就反复地在想一个问题,如果我做出了不同的选择,他们是不是就不用死,可以一起活到黎明了呢。从这个角度看,是我害死了他们。你知道我这些年来做了一些事,我其实也在思考,我做的到底是不是对的呢?我到底还存在什么缺陷?万一我搞砸了怎么办?这些我从来没有得到回答,我只好留意每一个微小的细节,把计划的每一个分支牢牢掌握在手里。但是我希望自己能够救出深陷其中的九门,想救自己,也想帮你,每次我作出决定时我都明白自己注定会伤害到另外一些人,只是我管不了那么多,我只能向前走。”
“其实最让我后悔的时间反倒是十年前的那一段,后来至少是按计划行动,可是那个时候我太草率太没有经验,害死了很多人,哪怕我知道没有七星鲁王宫也会有八星鲁王宫、九星鲁王宫,我还是后悔一时好奇去找了三叔。十年里,每当我安静下来的时候,我就会想到很多人,想三叔,想潘子,想阿宁,想大奎,当然还会想你,几乎所有我调查的地方都有你的印记。”
“还好我成功了,”我笑了一下,“去接你的时候我已经做好了折在里面的准备,还找了作家想让他记述我的故事,顺便还忽悠他买了一个笛子……”
“你一直这样吗?”闷油瓶打断了我。
“啥?”
“晚上睡不着想事情。”
我愣了一下,仔细回忆了一遍刚才说的话,我故意把十年里发生的事情说得含糊其辞,毕竟谈话的目的只是为了转移他的注意力,现在目的已经达到了,虽说不知道他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但既然他提了我说谎也没啥用,于是我点了头。
闷油瓶突然抓起我的手,把我吓一跳:“小哥又咋了?”
“回屋睡觉,”他见我看着他,又补充了一句,“我陪你睡。”



打*号的是我引用迷野大大的一句话,大大写的《关根手记》超好看的说,为了写直到黎明全死结局大半夜看了攻略写得睡不着觉(对就是我这个怂包)

本来是恐怖电影的但是我觉得没有游戏恐怖……真的

评论(1)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