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云

野鹤飞走了
高三党拖延症

瓶邪同居三十题(4)

离家出走



2016,1,16
闷油瓶失踪了。
写下这段文字时我非常焦躁,福建冬日湿冷的空气渗进墙壁渗入骨髓,我整个人浸在惶恐之中,巨大的压强压得我胸口憋闷无比,我感觉自己仿佛回到了过去什么也做不了的状态里…不,比那更糟糕,那个时候我好歹能抓住人去问,而现在我找不到一丝线索。
突然想到这些年来我最经常去问的人就是闷油瓶………日。
我必须写点啥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后去收拾一片狼藉的卧室,闷油瓶那个挨千刀的把我藏的烟全收走了,连粘在墙壁外侧的打火机都没放过,这说明他不是无牵无挂地走,虽然表现方式让我很憋屈,但这是唯一一件值得高兴点的事了。不过那人要走也不会留个条,或者把我叫起来道个别也成啊(尽管我知道我肯定不会放他走),总比把我晾在这里焦头烂额,满世界找他好。
闷油瓶带走了手机,可每次打过去只有冷冰冰的提示音,这种做法更让我想揍他,还不如不拿手机一走了之……当然不走最好,我现在深深的自责,为什么我到中午才发现闷油瓶失踪了,为啥我不跟他一起去晨练?真是太失策了。

2016,1,19
今日闷油瓶依旧未归。
我知道他的走对我影响很大,毕竟他那句“没有时间了”还有在巴乃的背影简直是我毕生的心理阴影,让我感觉我一直在追逐着他,他却从没回过头。这次接他回来我的内心也很是忐忑,他在我这带着可能是因为失忆了,万一哪天想起来抛下一句“我有必须要做的事”掉头就走,再不给我俩一个眼神可怎么办。这就像身边埋了一个定时炸弹,你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爆炸、爆炸的范围是多少,只好每时每刻提防着它的感觉。
如今这个定时炸弹爆炸了,威力果然不小。
我仔细思考了最近发生的事,分析闷油瓶离开的原因,最后发现可能是因为他走的前一天晚上提出帮我按摩陪我睡时我一时冲动说出的一句话,说真的,要不是那个时候太晚,借我十个胆子我也不敢说这句话,闷油瓶这回肯定看出来我藏着什么龌龊心思了。
在我眼里,闷油瓶特别干净,而他的干净不是那种未经世事的傻白甜,而是经过岁月的洗涤留下的至甄至善的品行。要我说,小哥哪叫人,那就是九天仙女下凡尘,所以我宁可憋死也不敢把内心所想的透露一点点,我怕影响了咱们那么多年的兄弟情谊,更怕的是闷油瓶用过去对付类似事情的方法对付我(我就不信他没遇过被别人喜欢这件事)。
吴家伙计到了,胖子也在联系潘家园的伙计一起找小哥,他还担忧地对我说我快瘦脱型了,我笑笑,老子弄丢了一只麒麟,现在只想把他找回来,哪有功夫注意吃饭不吃饭,不过兄弟的话我一定会听,最近要在餐桌上多吃几口了。
PS:伙计说小满哥过两天就送到,真是委屈它,在狗场呼风唤雨结果被我叫来出冷风,来的时候要记得做香油拌肉。

2016,1,23
小满哥到了,闷油瓶还没回来。
我给它闻了闷油瓶没来得及洗的衣服,它带着我们往山里走,结果在山溪边一棵树旁把小哥的气味跟丢了,对岸也没有他的味道。我心说小哥不会是在溪里变人鱼游走了吧,后来一想不对,他应该是变成人猿泰山飞走的。
最近没人管,烟也抽的凶,再这样下去我感觉自己又要往手上划痕了。

2016,1,26
今天终于看完了山村四周以及外部道路的监控,没有发现什么线索,我现在真怀疑他是飞出去的了(他娘的这座山周围没几个监控)。
闷油瓶未归。

2016,1,29
神经病闷油瓶子还没回来,爸妈催我回家过年。

2016,2,1
离人未归。

2016,2,3
闷油瓶回来了。
是的,他回来了。
真回来了。
我今天早上起床的时候发现了一件特奇怪的事:我昨晚睡着了,睡得很沉。
我半个多月没睡个囫囵觉了,一直在找闷油瓶的信息,但昨天晚上我居然睡着了,还被人抬到了床上(我清楚的记得自己只是想趴桌子上眯一会),下迷药是不可能的,外头那么多伙计,能进来一定身手很好,身手很好可能跟我以前干的事情有些渊源,如果来者不善肯定不是下迷药那么简单,那来的只可能是闷油瓶和瞎子,瞎子不会做那么温情的事,他顶多把我踹到地上让我回床睡,那就意味着只有一种可能:
闷油瓶回来了。
洗手间里传来水流的声音,我悄悄走过去,在门缝里瞄了一眼——还真是闷油瓶,他正掬着一把水洗脸。
我的心脏剧烈跳动起来,不过本来以为自己会泪流满面感叹这个老没良心的终于会回来了,结果我没有,我当时满脑子只有一个想法:现在偷袭揍他成功率有多大。
开门的话肯定会惊动他,闷油瓶那么警觉的人,在我开门那一瞬就能把我抓住,我想了想,把身子后撤靠在了墙边,趁他开门的瞬间给他来一拳,成功率还大一点。
我也就那么做了,但拳头快碰上他的脸时被他一手抓住,右手被擒,我的左手立马向他腹部攻去,结果也被抓住了。他把我两只手并起来,用右手抓住,力道很大但不疼。我挣扎了两下没挣开,抬头看他:“放手。”
“你生气了。”他安静地看着我,“没吃好饭还抽了很多烟。”
我心说你他娘的闷油瓶子能让你走还不能让我生气啊,你他妈走了不知道要报个信吗,妈的老子差点以为你入邪教了现在来教训我老子只想揍你一顿你知道吗!
我决定不理他,静了一会儿发现气氛有些尴尬,只好开口:“你走之前为什么不留个信?好歹给我们报个平安吧。”
他微微睁大了眼睛,似乎很惊讶:“我留了,放在你枕头旁边。”
我也愣住了,过了一会儿才想起当时被我弄的乱七八糟的卧室,我在心里默认闷油瓶不会留个信,所以没仔细去找,后来还把卧室搞得一团乱,纸条更是无从寻起,现在想来,不管是巴乃之后他找我告别,还是现在,他好像都没有再像以前那样一个人失踪了。
我听到他继续说:“我去的地方不方便打电话,所以一换地方就寄了东西。”
我失笑,心说闷油瓶怎么爱玩这招,他不知道快递根本不会来这样的山沟沟里吗,只是面子上还是拉不下去:“那你回来干嘛。”
他默默的看了我一会儿,抬起左手蹭过我新长出来的胡茬:“回家。”

后来闷油瓶拉着我回床上让我多睡一会儿,他告诉我他回了本家一趟拿东西晚了一点回来,还认真地说以后陪我一起睡…我知道自己说那句话不对,但闷油瓶这样是受什么刺激了,怎么点亮了那么奇怪的技能点。






评论(4)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