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云

野鹤飞走了
高三党拖延症

【瓶邪】宝血(上)

校园AU,极度ooc慎。
别看题目那么严肃,这只是一个中二病也要谈恋爱的故事,小哥是很严重的过敏体质,吴邪是重度中二病




张起灵觉得自己很不对劲。
他又探手挠了一下胸口,结果收获了左边女生心碎的眼神,可是那瘙痒没有丝毫减轻,反而混着疼痛变本加厉了起来,这种熟悉的感觉让他打了一个激灵,昏昏欲睡的大脑立马清醒过来。
坏了,他该不会是过敏了吧。
他低头一看,果然——细密的红色的包已经顺着领口蔓延到了脖子,胸口通红一片,还伴着刚才挠出来的点点血丝和白色的皮,看起来可怖无比。
他刚才的异状惊动了同桌,右侧的男孩抬起头,想感叹一句张大学霸能坚持在物理课上不睡觉精神可敬,正好对上他红彤彤的脖子。
“你……”
他着实吓了一跳,可还没来得及开口,张起灵已经站了起来:“老师我出去一下,今天中午的饭有问题。”
话音未落人已走,张起灵快步走着,用力搓了几下脖子,又打了几巴掌胸口才缓解了一点瘙痒,他知道自己是过敏体质,稍稍接触过敏原就会立刻起红疹,要用专门的药才能好,只是这一次过敏的面积确实大了点,他忍不住挠了挠脖子,唯一的解释只有中午吃错东西了。

第二天早上他从走进教室到坐下都笼罩在同桌的眼神之下,其热切程度比起初次见面时有过之而无不及,张起灵也很奇怪,那个叫吴邪的人看他干嘛,碍于人设他没有开口,只是以标准的四十五度角仰望天花板。
万万没想到吴邪就以这样的眼神盯了他一个上午,张起灵被盯得心里发毛,脸上淡然的表情差点破功,不知道怎么开口只能保持沉默,好在是吴邪先打破了僵局:
“小哥,告诉我吧,你是怎么发现午饭有问题的?”
午饭有问题?
他没多想,以为吴邪是在说昨天他过敏的事,毕竟那密密麻麻的红点吓到人家也不太好,就解释道:“过敏。”
“我就知道!”吴邪猛然拔高的声音在教室里格外突兀,他对齐刷刷回头的同学歉意地笑了笑,转头压低声音,又用很神秘的样子说,“小哥,你知道吗,昨天班上好几个人因为中午吃的饭进医院了,现在学校还在彻查这件事呢。”没等张起灵想明白,他用力拍着他的肩,“你肯定是有一种神奇的宝血,可以分辨出世间的污浊之物!”
彼时吴邪刚上初二,正处在一个无比中二的年纪,他时常觉着自己是或者能遇上现实中隐藏着特异功能的人,然后前往新世界,打怪、升级、赢娶妹子、走向人生巅峰。可事实是他长那么大都没遇见过一次像昨天的情况,如今可算给碰着了,激动一下也是正常情况。他突然想起这样的人都是要隐藏身份躲在人群里的,于是把声音缩得更小,对着张起灵信誓旦旦道:“没事,我会帮你隐瞒这件事情,保护好你的。”
张起灵:……他现在说是巧合还来得及吗………

从此张起灵就过上了天天身后有一条小尾巴的生活,吴邪似乎重燃了刚见面那段时间对他的兴趣,除了他去厕所,其余时间都亦步亦趋地跟在他身后。
“原来这些蚊子咬我不咬你!我是不是应该坐近一点,在宝血的保护范围之下就不会被咬了?”
张起灵:……只是血型问题而已,你比较招蚊子喜欢…
为了不让吴邪再嚷嚷,他打死了那只一直骚扰吴邪的蚊子。
“你的中指和食指好神奇啊,这—么—长!”吴邪比划,“这是有什么特别的作用吗?”
张起灵:…这只是天生的而已…
为了不让吴邪再嚷嚷,他索性把手递给吴邪反复把玩。
“厉害了我的哥,这你都能提得起来,果然是预言者的力量吗!?”
张起灵:……只是从小干活习惯了而已……
为了不让吴邪再嚷嚷,他默默的拿过了吴邪吃力搬动的箱子。
他也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适应身后时时刻刻有个跟屁虫的情景,他是孤儿,性子又孤僻,一般跟他搭话的人没说个两三句就会自讨没趣走开,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像吴邪这么锲而不舍的,赶都赶不走,不过身边有一个人会在下泳池自己过敏之后对着水大喊“呔!邪物我们已经发现你了!束手就擒吧!”的人其实也不错,他轻轻勾了勾嘴角,但他不能确定,吴邪跟他玩是因为他过敏体质还是因为他张起灵这个人,没有那件事情,或许吴邪也会跟其他人一样,与他再无交集。
“小哥,你每次感应了污秽之物之后都会这样吗?”吴邪看着张起灵在过敏的地方狠狠打了一巴掌,“有什么办法能治好吗?”
张起灵安静地看了他一眼,心说这小子终于说了一句有用的话,开口:“药。”
其实张起灵也不是没有过敏药,但他最多只能买十几块钱的,因此收效甚微,而他的过敏反应非常严重,实在忍不下去只能用疼痛缓解,这次吴邪问起,他也就随口说了一下,结果第二天吴邪带了一个非常大的袋子来:“小哥,我去问了潘子,潘子给了我这些,你看看有什么能用上的,”
张起灵默然,没想到吴邪真的拿药给他,他在吴邪期冀的眼神下翻了翻袋子,里面很多是他听说过却没见过的,他抬头看着吴邪。
吴邪被他看得有点虚,挠了挠头傻笑道:“我也就是跟潘子形容了一下,不知道这些东西对不对,小哥你……”
“我不能收。”
“……啥?”
“我不能收你的东西。”
“为什么?!我守护作为预言者的你不是应该的吗?你不是同意跟我缔结契约了吗?为什么现在你要这么说?!”
张起灵突然感到烦躁不安,一瞬间他看到了自己与吴邪之间的距离,那些他不曾注意的东西:他们从来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吴邪是吴家的小三爷,而他不过是如浮萍般无所依的孤儿,吴邪跟他玩只是一时兴起,以满足吴邪那无聊的幻想罢了:
“你不觉得你很奇怪吗?我自己的事情,跟你有什么关系?”
说完这句话他就后悔了,他看到吴邪不可置信的神情,看到他那双瞪圆的眼睛里自己的脸,恐怕那里以后再也不会有他的影子了,他想。
吴邪没有再说话,他把桌子上的大袋子拿下来挂在桌子的右边,然后放好书包坐下拿出书看。
整整一天,他们再没说过一句话。




拖了好久的来自严重过敏体质对这个世界最后的善意………
唉写得好渣……我还是滚回去写同居三十题吧……


评论(7)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