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云

野鹤飞走了
高三党拖延症

【瓶邪】宝血(下)

继续ooc,狗血一盆又一盆高能慎,HE是绝对的
(这一章跟过敏没什么关系貌似)
前篇地址
http://qpxy370.lofter.com/post/1ddfae25_c748e61



张起灵觉得,这世上最难熬的大概是同桌之间的冷战了,而当同桌是第一个走近他的人时境况变得更加糟糕:想主动和解的念头像感冒一样围绕着他,易得难消,可张开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僵了半天只好闭上,还不如不说。
吴邪觉得,这世上最难熬的大概是同桌之间的吵架了,尤其当同桌是唯一一个不抱任何心思对他好的人,好几次他用余光瞄到左边的身体向他转了过来好像要说什么,但过了半天也没动静,他忍不住要先开口是那人又转回去了,简直能憋出内伤。
真尴尬啊,两个人如是想,他只要一说话就会跟他和好的,他为什么就是不说话。
一晃一周过去,两个人依旧没找到能与对方开口的契机,班里的同学也挺奇怪,之前都快粘成一个人的同桌,这会儿怎么就那么冷淡了?不过这事谁也没说谁也没提,吴邪依旧是一下课就冲出课室,张起灵也依旧是慢悠悠的先在教室里呆上一会再出门。
“哟,你小样的现在过得很滋润啊,院里都不回了,听说是勾搭上了吴家的小三爷?他可是在外面天天提你呢,说你什么宝血啊的,我听了就想笑,你这样的灾星还挺能糊弄人的嘛。”
张起灵停下了脚步,看了挡住他的人一眼,他已经记不清那人的名字,只剩下以前在孤儿院的一点印象,据说他很嫉妒自己受院长照顾。
不过这与他无关,他收回视线,抬起脚打算继续走,周围一下涌出五六个人把张起灵牢牢围住,他顿了一下:
“你想干什么。”
面前比他高出半个头的人勾勾嘴角:“好歹是在一个院里住过的人,哥们我手头有点紧,既然吴家小三爷对你这么好,你帮着我点也是应该的嘛。”
“我没钱。”
“兄弟我知道你不好意思,但也不用这么不好意思啊,听说你还是吴家小三爷的……”他把手按在张起灵的肩膀上,半强迫地推着他往小巷子里走,“总归有点这个。”那人举起一只手搓了搓手指。
“我没钱。”
他觉得地方够偏了,就松开了张起灵的肩膀,向四周的人使眼色:“兄弟你这可就不厚道了,这年头谁不要几个钱啊,你要是不给,我可就强取了。”
张起灵很无奈,他说了好几遍自己没钱,问什么对面的人就是不相信他的话,好在这种情况自他跟吴邪关系好起来之后遇上过很多回,所以他知道那群人下一步想干嘛,退后一步准备开打。他从小是孤儿院里的,没少打过架,再加上他本人无牵无挂,打起架来无所顾虑,因此很少吃亏,后来又遇上一个师傅跟他学散打,对方五六个人他也有信心干上一架。
“那可是你敬酒不吃吃罚酒!”
他叫嚣着冲了过来,张起灵用左手握住他的拳头,往左一拧,右手在那个瞬间打中了他手臂上的麻筋,然后伸脚把他踹出去,同时矮身避过第二个人的拳头,伸开的右腿顺势扫倒右边的人。巷子很窄,张起灵扫完那一下踩着墙壁让身体腾空,在空中转动身体重重落在一个人肩上,那人一下跪下来,肩膀处发出“咔”的轻响。
这一招可以瞬间让人失去行动力,但也非常耗费他的体力,张起灵还没来得及喘口气,肩膀处突然传来一阵刺痛,他低头一看,只看见了握着刀柄的手。那哥们看兄弟被人打成这样,一下子昏了头,把随身的小刀送了出去,张起灵抓住那人的手把刀抽出来就给了他一拳,然后捂着肩膀退出包围圈看着他们。偏生其它人打红了眼,见了血居然也不害怕,挥着拳就要迎上来,领头的那哥们手里还抓着带血的刀,看上去跟疯了一样。
张起灵没见过这种场面,快速回了一下头,却没有找到出口,他右脚后撤,打算再来一次刚才的动作,踩着墙越过他们,冲在最前面的突然就倒了下去。
“卧槽你们干嘛呢!”
吴邪的书包里的书全洒了出来,在倒地的人头上厚厚的盖了一层,其他人也愣了,他们停下手里的动作看着巷子口,吴邪不愧是在三叔手底下皮实着长大的,面对混混一点也不怂:
“不想死就滚!谁他妈再敢动小哥一下我让三叔做掉你们!”
他径直走进小巷,拉起张起灵没受伤的手往外走,有个比吴邪高了一头的人下意识挡在他面前,被他一脚踹倒,他停下来:“我看谁敢动!”
周围的人看着这一片狼藉,又看看张起灵还滴着血的手臂,刚开始跟张起灵说话的人往地上啐了一口:“放小三爷走。”末了还不忘跟张起灵说上一句,“人小三爷对你还真是情深意重啊,也不枉人家在外面把你说的跟傻子一样,两个二傻子,哈哈!”
吴邪拉着他的手臂紧了紧,步伐却丝毫不乱,他把张起灵拽到医院里陪着他处理伤口,然后才想起都在小巷子里的书。吴邪本来不想让张起灵跟着一块去,因为他受伤了需要休养,当张起灵怎么也不答应,吴邪拗不过他,只好任着他来。
他们回到小巷子里,那儿仅剩下吴邪的书躺在那,宁静得像从来没有那一段风波,只有书上好几个脏鞋印还有点点血迹昭示出刚才发生了什么。两个人蹲下来,张起灵手不方便,因此做一些相对轻松类似于把书堆起来的工作,他突然隐隐约约听到抽泣声,但又判断不出到底输谁的,直到吴邪忍不住抬手抹了一把眼睛,张起灵才发现他在哭:
“小,小哥,对不,对不起…对不起,我,嗝我不是,不,故意嗝,在外,外面说你的,嗝,对,对不起小,嗝。”
被人看见后吴邪再也掩饰不住自己的情绪,嚎啕大哭起来,一连打了好几个哭嗝。
“我,呜呜呜,我以后再也不,不,嗝,说了,我不,不知道,他们这样,嗝,他们这样想。我也不,不想,老是靠,三,三叔,我不想,不想小哥被欺负呜呜呜……”
他到底还是个孩子,刚才的底气全都是硬撑出来装场面的,此时就剩下他和张起灵两个人,情绪自然肆无忌惮地爆发出来。张起灵叹了口气,知道吴邪把那人说的话听了满耳,伸出手把吴邪按在自己肩膀上,用手指顺着发丝轻轻的摸着他的头,一下又一下。吴邪把脸埋在他的肩膀里,放声大哭,末了还不忘把鼻涕眼泪全蹭他身上。
过了一会儿,吴邪从他手下钻出来,一张憋红的汗津津泪盈盈的脸定定地看着他:
“你可不能再这样了。”
“嗯。”
“等会儿去拿药。”
“嗯。”
“我也再不说了,我不想这些了,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嗯。”
“小哥,”吴邪突然咧开嘴笑了一下,“你脸怎么这么红啊?”
张起灵不自在地别过脸,看着巷口昏黄的灯:“我又过敏了。”
对你过敏。





写完啦好开心( ^ω^ ),依旧在过敏………

评论(5)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