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云

野鹤飞走了
高三党拖延症

【佐鸣】非典型关系(中)

紧急刹车(滑稽)
车子可能在下一章……可能在下下章【土下座】
总之肯定会有哒



他想吗。
鸣人的脑子昏昏沉沉,任由佐助动作,眼角溢出的生理性泪水模糊了他的视线。泪眼朦胧间他看见一条青色的小蛇从左手手肘攀上来,顺着手臂绕上脖子,冰冷的蛇信反复舔舐勾勒他的耳廓:
“你不想吗?”
转瞬鸣人被压在了墙上,本来抵着佐助的手不自觉地环住他的脖子,他张嘴接受佐助的掠夺,主动回应那个吻,让黏膜与黏膜相互摩擦,制造出暧昧而响亮的水声。
是的,他无法拒绝,他对佐助确实有一种超乎寻常的渴望。所以他才会在初见时挡下其他不怀好意的试探,点燃少年叼着的烟。少年抬眼看他,形状漂亮的黑眼睛里透不进一点光亮:
“我只当1。”
鸣人笑起来,蓝眼睛眯成一条细细的缝,昏黄的灯光给他镀上一层暗金,他俯身抽走少年嘴边的烟吸了一口,身上散发的温暖气息随着氤氲的烟雾把酒吧的颓丧挤到了角落里。
“好啊。”他说。
他们就这样勾肩搭背去了附近的旅馆,由于缺乏经验,那场交欢更类似于一场野兽的缠斗,尽管鸣人已经竭尽所能放松了自己,两个人还是或多或少受了些伤。
“我把钱放在床头柜了。”
鸣人支起身子,看向背对自己穿衣服的人,声音还带着情事余韵的喑哑:“钱你拿走吧,”他见面前的人回头诧异地看了他一眼,又笑着倒回床上,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告诉我你的名字就好的吧哟。”
少年发出一声轻而短促的笑音,俯身在他唇上亲了一下:“我叫佐助,宇智波佐助。”

“哈…”
似是不满他的走神,佐助在他的喉结上啃了一口,又顺着它逃跑的方向重重地舔过去,不出所料收获了一声轻喘。鸣人翻了个白眼,这小子真是越来越会使坏了,为了让自己更舒服,他把会的东西全教给了佐助,结果却教会徒弟饿死了师傅的吧哟。
鸣人本以为自己就是图个新鲜,佐助够干净也足够安全,而年轻人的精力很旺盛,找他是再合适不过了。没想到去了他家两次发现两人意外的合拍,于是就有了许多新活动:他们会一起打游戏(为此佐助买了一台ps4),快输的那个人总会采取些非常手段干扰对方;他们也会一起看电影,自从佐助发现鸣人怕鬼之后就会有意识地挑灵异向的片子看;鸣人曾翻过佐助的学习资料,里面密密麻麻的公式绕得他眼晕,还被佐助嘲笑成“吊车尾”,这个词似乎打开了佐助奇怪的开关,“前辈”“鸣人君”之类的称呼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就是“吊车尾”“吊车尾”和“吊车尾的”,连对长辈基本的尊重都没了,偏偏鸣人在学业上确实一塌糊涂,用吊车尾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
当然他们进行的最多也最激烈的活动就是做/|爱,从卧室到阳台,房子里的每一处房间都留下了他们的痕迹。鸣人能感受到佐助内心里浓郁的黑暗,而佐助的放肆给了他一种只有自己才能包容佐助的感觉,这种心灵的满足感甚至能战胜生理上的不适应,使得两人像上瘾了一样互相渴求对方的身体。

皮带卡扣发出声响,深秋的凉意顺着佐助的手伸进了衣服里,冻得鸣人一个哆嗦,他伸手去推埋首在他胸前的佐助,随即被胸口的刺痛激得“嘶”了一声。鸣人觉得真是太惯着这小兔崽子了,作战服那么脏他也能下得去嘴的吧哟,他一伸手把佐助捞上来,双手一并让他立正:“停停停的吧哟!你已经违反规定了小佐助!我不是不能跟你保持…”他斟酌了一下词汇,“炮/友关系,但至少要等到你成年了再说吧,你这样我真的会感觉自己在犯罪啊的吧哟!”
“炮/友?”这个词在佐助的舌尖滚动了一下,看得出来他更不高兴了,“什么是炮/友…你一直都是那么认为的吗?”
“我当然……”鸣人突然语塞,严格来说佐助跟他以前的炮/友完全不同,这一点从他跟佐助在一起后就再没找别人约过就看得出来,更别提那些类似于朋友的日常了,“那是朋友?”
“日!”佐助突然咬牙切齿。
“你怎么这么大反应的吧哟?”
“没什么,”佐助扶额,“只是潜意识非常讨厌这个词,再说朋友会一起做吗你个吊车尾的。”
“对你的教官放尊重点啊的吧哟……”
“你现在衣衫不整满面通红胸前还湿了一大块,放谁也尊重不起来吧。”
“你也不想想是谁弄的你个臭小鬼……总之就是不行,至少在这十天之内你离我三米远的吧哟!”
佐助用一种揶揄的眼神把鸣人从上到下舔了一遍:“说真的,你能忍得住吗?”
“靠来比一下啊!我绝对说到做到!”鸣人从地上捡起皮带,咔的一声扣起来。
几分钟之前的情热已经烟消云散,佐助挪动双脚想走,又始终觉得心有不甘,盯了鸣人一会儿索性上前对着他嘴唇狠狠咬了一口,然后在鸣人“你真是个没礼貌的臭小鬼”的痛呼声中大步离去。
他一直知道的,佐助垂下眼睑,没有回头,鸣人永远是更游刃有余的那一个,忍不住的人从来都是自己。



在大巴上挤出来的干巴巴的一章orz……被熏得脑仁要炸裂
顺便想念教官
前篇地址

http://qpxy370.lofter.com/post/1ddfae25_cf4e491

评论(9)

热度(57)

  1. 清浅清减闲云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周而复始
    [转侵删]后续 车依然没有开成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