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云

野鹤飞走了
高三党拖延症

【佐鸣】新年礼物(?)【上】

这是一个对自己取名能力已经绝望的咸鱼
以及一辆垃圾车
大佐小鸣,不过不是年龄上的小
没想到自己的龟速赶不上元旦
这还只是个上,下章明天继续
ps:人生第一次同人车,偏卖萌向,可能弱化了鸣人,大家多包涵w



“所以,这是怎么回事?”

佐助靠近手掌上的小人,那小人约莫十五厘米高,见佐助凑过来,忙把自己蜷缩得更紧,腾出一只手抵住身侧巨大的鼻梁。刚才说话吐出的热气把他小麦色的身躯蒸得通红,脸颊两侧的猫须也因羞耻而扭动:“我说你……别靠这么近啊的吧哟!我,我怎么知道发生了什么的吧哟!”几分钟前还坐在暖桌另一端火影惊慌失措,不自觉地带上了少年时期才有的奶声奶气的尾音。

鸣人鼓着脸思考了一会儿,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拍了一下佐助的鼻梁:“我想起来了!前几天小樱还问我你什么时候回来,说是我体内的查克拉会因自然规律的异常发生意想不到的事,得知你最近会回来又松了口气说什么'没事了',所以说只要……”

鸣人停下了话头,飞快地望了一眼佐助,左手突然狠狠推了一把,接着一个轻巧的跃起打算从他掌中溜走,结果被佐助看穿行动一把捞回来拢在手心里:“你还真是什么事都瞒不住啊……”佐助有些无奈,“我的新年礼物。”

“这样绝对不行啊的吧哟!”鸣人从手指缝之间挤出来,“绝对塞不下的!真的真的会坏掉的吧哟!就算我同意客观条件也不允许的吧哟!!”

“小樱的话还是听一听比较好,”佐助起身关掉了咕噜咕噜冒着泡的寿喜锅,鸣人逮住这个空当一下子逃脱,落在桌面上抽了一张纸巾围住自己,“而且,”佐助倒不急,俯下身与散发戒备气息的鸣人对视,发丝间紫色的轮回眼透出些温柔,“我很想你。”

这句话像一句咒语,让刚才浑身炸起毛的鸣人消失得无影无踪,他叹了口气,心说佐助难得实话实说,再拒绝被说一辈子傻逼吊车尾都不过分,于是他把腰间围的纸巾扔掉,几步跑到佐助面前,捧起他的鼻梁亲了一口:

“我也很想你。”




简书大法好

http://www.jianshu.com/p/49b81a8c477a


祝大家元旦快乐(^ω^),不缺肉不缺粮

评论(3)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