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云

野鹤飞走了
高三党拖延症

【顺懂】吃樱桃

段子,甜的,窗户纸还没捅破,希望能写出想要的效果
最近才嗑,发现我总像飞蛾扑火的余烬,在圈子大热的时候错过……………(疯狂爬墙你就别说了吧







李懂吃樱桃。


樱桃是东北产的,个大皮薄,红透了酵出黑,皮下有甜味的血,是军舰难得的稀罕物,一大包樱桃全舰分,每人才得20颗。


山长水远,樱桃难免有磕碰腐坏,李懂不计较这个,但也不放过好的——他将樱桃举至嘴边,牙齿剖开柔软的皮,咬走能吃的果肉。他吃得又快又标准,有种孩子式的急切,于是那厚而丰盈的嘴唇着色均匀,雪白的齿和樱桃核在唇间一闪而过。


顾顺在一旁看着,走了神:李懂嘴唇厚,平时开合有贝类的柔软,沾了血的则大气又凝重;至于樱桃,顾顺想,他第一次见,樱桃的颜色太艳了。


于是顾顺开始口渴,于是他也吃了颗樱桃。


樱桃的味道没有他想象的好,他没再吃,把自己那份推到李懂面前。


“你不吃?”李懂看过来,眉间有孩子气的懵懂。


“不吃了。”顾顺用目光漫不经心地摩挲那两片唇。


“我看着你吃。”

评论(9)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