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云

野鹤飞走了
高三党拖延症

【胜出】爆豪那天到底几点回家

夏日小甜饼,食用须知:
1.我的偶像学院设定,因为想不到名字学院仍然叫雄英
2.沉迷二次元对偶像一类的事并不了解,只上网查了资料(资料也很少),如果有不对的地方请不要大意地在评论怼我
3.私设如山,原灵感来自于官图
4.一发完,关于爆娇,他们属于对方,ooc属于我,文笔小白复健中



季月烦暑,烦字尤甚。连绵不断的蝉声和着空调主机的嗡鸣热浪一般滚滚而来,毫无疑问,这将是一整个夏季的呼喊,但没有细雨,只有细雨一样密集的阳光。

爆豪胜己翻了个身,滚进阴影里,乐稿散落在地面,贝斯包拉开一半压在上头。他讨厌夏季的暑气就像讨厌失败,因为这种天气最容易消磨人的意志。

他的耳朵动了动,敏锐地从冗长的蝉歌里捕捉到别的动静——他那号称有绝对音感的耳朵一向灵敏:有人在楼下敲门,声音不大,犹犹豫豫的。

谁啊,他没动,喊了一句。

敲门声停下来,另一种声音反复响起,以一种他最熟悉的方式,亲近又畏惧地喊着:“小胜,小胜……”

爆豪“啧”了一声,趿拉着鞋下楼,拉开门,热气迫不及待涌进房门,黏在爆豪的身上,他居高临下地望着自己的发小:“有什么事快说!”

“那个………”绿谷吞了口口水,“老师之前不是布置了街演的任务,所,所以我,我想邀……你……”后面的句子像被太阳晒化了似的融在空气里。

爆豪对这副怂样本能地握起了拳:“你他妈……你这样嘀嘀咕咕的谁听得见!给我大声一点啊你个废久!!”

“咿!!!我,我,我是说,”绿谷护住自己的脑袋,“我是说……想邀请小胜去看我们今天晚上的街演!”

“哦。”

“就,就这样?”爆豪的反应太过平淡,绿谷稍稍放松了点,透过手臂间的缝隙观察他。

“就这样个头啊!你以为我会去吗你这个呆子!!大晚上的去看热气腾腾又无聊的废物的演奏?!想的美吧你!”

绿谷吓得往后缩,再次死死地护住了脑袋。

爆豪吼完,静默了一会,将手搭在门把手上:“还有事吗?”

“没,没了……”

回应他的是自家幼驯染关门的声响。





我在干什么啊,跟被热昏了脑子似的,爆豪一面上楼一面想,干嘛碰到绿谷就那么容易生气啊。他踢翻了立在房间里的易拉罐,扑回床上,翻滚了两下始终觉得有什么东西横亘在心里,于是从书桌上拿起手机。

当他回过神来,他已经拨通了饭田的电话。

“喂,这里是饭田,爆豪君有什么事吗?”
“我……我想问一下你们A组在哪里街演…”
“诶?爆豪君要来看??我真是非常惊讶呢,为什么?”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啊!!你们不是一组的吗?直接告诉我就行了别像个娘们似的婆婆妈妈好吗!”
“什么一组……和绿…”
“好了快告诉我啊!”
………
我在干什么啊…爆豪胜己捏着写着街演地址的小纸条,一天中第二次发表这种感叹,八点半开场,尽管是绿谷第一次邀请……但这个地方真的超难打车,而且听那个呆子唱歌有什么意思,不如不去了。



晚上八点十分。

爆豪从车里钻出来,压低了自己长袖连帽衫的兜帽,又正正口罩和墨镜,才迈步向街演地点走去,夏日可畏,夏夜也不逊色,包得严严实实的恶果很快显现出来,爆豪感觉自己的工字背心要被汗水给浸透了,本来炸开的头发也因为缀上汗珠而耷拉下来。

我在干什么啊,爆豪站在广场的台子下,第三次冒出这个想法,区区一个臭久,我躲个屁啊,干嘛要穿那么厚,还要接受周围人奇怪的眼光。

他纠结了几秒,利落地将连帽衫脱下来塞进包里,看了一眼表,八点二十。

“诶这里居然有街演!好幸运!”

“上面的人好像有点眼熟……等等,墨绿色头发那个好像是雄英的吧…我记得雄英练习赛的时候出现过,跟轰总打过擂台。”

“啊啊啊是那个脸上有雀斑的吗?!他笑起来超级可爱啊!高音唱得也很不错,而且还鼓励对手,真的是小天使啊!”

可爱个头啊废久哪里可爱了?!而且不要把他和阴阳脸扯到一起好吗?还轰总轰总的,脑子是坏掉了吗?!

“那个女生也很眼熟诶,是跟练习赛第一打过的吧,她声音也很好听,有一种让人漂浮起来的感觉。”

“无重力吗?不过那一场看得真是揪心啊,没有想到那个第一这么欺负人家女生…”

“也不能这么说啦,毕竟是比赛嘛,听说第一私下超级凶的,跟他爆炸的舞台效果有的一拼,虽然确实很帅啦,但总归让人有点害怕,还是轰总好……”

“说起来你的轰总好像跟上面那个少年关系不错的样子,你看那边……”

少女发出一声短促的尖叫。

“怎么会………太酷了吧这也,轰总亲自来?!”

爆豪扭过头看了一眼,果然是阴阳脸那个混蛋,尽管带上了墨镜和棒球帽,还是能看出他标志性的发色和t恤上巴掌大小的“绿谷命”字样,再往后看,一抹紫色的头发显眼至极。

这都什么糟心玩意儿。

“啊啊啊啊我满足了!之前在练习赛上……还有现在……我的天他们俩真的……”

爆豪回头,拉下墨镜看了她们一眼,少女们瞬间噤声。

彼时街演终于开始,开场的是梅雨,绿谷在一旁伴奏。静默了一会儿,身后的女孩开始小声交流。

“他就是那个第一啊啊啊!”少女压低了声音,仍能听出兴奋之情,“金发炸毛,果然看起来超凶的……”

“不过真的好帅啊……工装背心超级配他,有一种奇妙的男友力啊!不过他也来看街演,那观众阵容真是豪华啊…”

“是啊。”

爆豪百无聊赖地站着,双手插在兜里,边看演出边听身后两个妹子叨叨咕咕评价,比如“那个蛙系女生真是可爱”“无重力妹子唱得也很好啊”“怎么有个很正派的人”还有“那只鸟也帅炸了”之类的。

每个人都有瑕疵,也有可圈可点的地方,不过绿谷还没有开始啊…他的思绪飘飘荡荡。

爆豪随即摁灭了这个想法,按照学号绿谷现在应该要上场了,虽然他并不期待就是了。

果然,绿谷拎着吉他上了台,他腼腆地笑了一下,对台下微微鞠躬,又收获一堆“小天使”“好可爱”的评价。

爆豪翻了个白眼,拿出手机,他心说谁要是看见绿谷练习时那个可怕的表情,可能就不会叫他小天使了。

“嘀”录像开启。

绿谷将吉他架在腿上,随手扫弦试了一下音,又移移话筒,轻轻吸气。

“ tell me am I going crazy …
Tell me have lost my mind ”

绿谷是标准的少年音,跟A班的人相比而言称作普通也不为过,目前能驾驭的作品不多,一般是轻快悠闲的风格,他将这首曲子做了改编,改成更适合吉他伴奏的曲风。

还行吧,爆豪在心里评价,技巧比以前长进了不少,尽管能从他某些咬字中看到属于爆豪自己的风格这一点很不爽。

“Kissin' in the moonlight
Movies on a late night
Getting old"

但绿谷的出色之处在于他能将曲子里的感情完美演绎出来——这一点很像欧鲁迈特,他眼眉微垂,眸光虚拢于一处,似乎求而不得,却又让人琢磨不透他所求。

似乎感觉到台下的目光,绿谷抬起头,稍稍有些局促地扫视全场,节奏未变,当他瞅见爆豪那一头爆炸的金发时,似乎有些惊讶,顿了一下(当然除了在场的A班同学没人听出来),冲着爆豪的镜头绽开一个笑。

"Gimme that can't sleep love
I want that can't sleep love"

这个笑可以说恰如其分,带着一点腼腆,一点失而复得的惊喜。寤寐求之而后得,渴望依旧不减半分。灯火阑珊,绿谷的歌声似乎也带上了笑意,他的眼角很圆,看人的时候眸子里光华流转。

爆豪手腕一抖,镜头里的人成了虚影。

“天啊他冲我们笑了!”
“好可爱啊!”

放屁,爆豪依旧端着手机,目光瞥向一边,废久明明是在冲老子笑。



一曲合唱之后街演就结束了,a组的人还在向观众致谢,爆豪对这些话没兴趣,从人群里挤了出去,打开手机准备叫车。

就说这个地方超难打车…十分钟后,爆豪捏着手机咬牙切齿地想,这是什么破地方,且不说现在没有车,最近的司机也要至少二十分钟才能赶来,他到底在干什么啊……

“小胜!小胜!”

爆豪正愁没人发火,转过身就道:“老是小胜小胜的你…”烦不烦啊!

“我真的很高兴!”

爆豪不说话了。

绿谷跑了两步在他面前停下,喘了两口重复道:“小胜能来,我真的很高兴。”

“你…”脑子没出问题吧……

“我想着小胜没有看过我的表演,就冒昧地邀请了…你能来,我真的非常高兴!”

“你在自说自话个什么劲啊!谁他妈是因为你来的啊!明明什么都不懂,却摆出一副这样的姿态,且不说一直跟牛皮糖似的粘着我,单是你那种理所应当的眼神就让人很不爽啊!”

绿谷愣了一会:“…………小胜,小胜一直是我身边的'厉害角色',无论是什么都很强,哪怕有时候很讨厌,但厉害的地方却跟令人讨厌的地方一样耀眼,可以说是'胜利的象征'也不为过,尽管………我一次也没有超过你……”

“但是!”绿谷直视着爆豪——他很少用这种目光去看他,坚定地,一往无前地,他圆圆的绿眼睛里倒映着爆豪的影子,“我一直,一直在追赶你,想着靠近一点也好,靠近,然后超过你。”

“小胜能来,对我来说真的非常重要。”

这算什么啊……

“你别想了废久!过一百年吧!”爆豪脑子还处于当机状态,本能地回了这么一句。

两人静默几秒,爆豪再次开口:“你是在下战书吗臭久?不过………不管你怎么说,第一的永远是我,我永远会比你更强,你就在后面看着我的背影吧。”

他转过身:“还有,你后半段的转音有点生硬了,放轻气息在练练,继续发扬你有感情的优点。就这样,再见。”

爆豪没有回头,拉开路边的车门就钻了进去。

“那个,你不是打车的顾客吧………你的手机尾号……”

“吵死了快点往前开啊!不是顾客就不能往前开两步吗?!你说说现在我怎么下车?!开个二十米把我放下来就行了我自己会去找电车站的!”

“可是电车站…”离这很远吧

“啊,”爆豪冷静下来,“师傅外面有人在看着能不能先往前走一段路然后把我放下来。”

“可是……”

绿谷往前走了几步,似乎是想过来。

“可是什么啊!他妈的你吵死了开就是啊!!!”

【END】

司机:我想报警

评论(27)

热度(153)